苏式红烧肉,葱香小土豆、影评大放送 :D

自从上次用茶树油治痘取得了惊人的效果后,偶突然对护肤美容之类的东东产生了前所未有的兴趣,在流坛潜水的时间远远超过了在菜坛学艺,同时把理论知识逐渐付诸实践,相继败了不少面膜眼膜润唇膏,听说防晒霜用普通洗面奶洗不干净,还认真地买了个cleansing oil,那既然有了这个口碑不错的卸妆油壮胆,脸上有啥都不怕洗不干净了,于是顺便买了个base,还一时手痒买了个睫毛夹,本来只是打算把睫毛夹得翘一点(偶的睫毛还不算短,只是生长方向比较受地心引力的影响),可那天跟掌门去看电影,电影开场前顺便逛街,终于没忍住又搜罗了个睫毛膏回来,不把那几根眼皮上的毛弄成卷曲状誓不罢休,:P。还好掌门对偶最近的追求不以为耻反以为荣,表扬说偶现在比较象女人了(请大家注意潜台词啊潜台词>_<|||)。嘿嘿,既然有人给偶摇旗呐喊,偶一定会在臭美的征途上越走越远滴。。。

刚才说到看电影,忍不住要来罗嗦一下最近看的电影,大概是因为小时候的功课里常要写个读后感观后感啥的养成的习惯,汗。以下排名不分先后左右忠奸,按付钱给电影院的时间顺序来:

1. Just follow Law

新加坡本地电影,中文名叫“我在政府部门工作的日子“。虽然情节有些荒谬,但还是比较贴近生活,能够看到不少生活中典型坡人嘴脸的影子。可能是偶本来对这里的土产制作没有什么期待,看完后反而有点惊喜。据说去看这部片子的几乎都是外国人,本地人倒是很少去看,可是偶觉得没有在这边生活经历的外国人应该是看不太懂的吧,至少对当地的一些俚语啥的都会一头雾水,也不会觉得有啥好笑的。

2. The lives of others

德语片,中文名好像叫窃听风暴,看了报纸上的推荐去看的,果然是好介绍。故事讲的是前东德时期的一良心未泯的特工监视一导演及其演员女友的事情。气氛渲染得很好,一气呵成,虽然一点暴力血腥镜头都没有,可就是令人感到呼吸紧张。有些电影看了个开头就可以猜到结尾,可是看这部戏的时候,偶一直在琢磨要如何收场。除了结尾那个女演员出车祸偶觉得有点戏剧性外,其他都很好。

3. Music and lyrics

Hugh Grant拿手的轻松温馨喜剧小品,音乐又很好听,难得的是老帅哥还亲自开金口唱歌,更难得的是还唱得不赖(不管是不是录音师修出来的效果)。看完后掌门立马去找了soundtrack来,现在偶的手机铃声都是从那里面来的。

4. Shooter

典型的好莱坞个人英雄主义猛片,视效音效都不错,偶最喜欢开头那段在非洲的航拍,气势尤其震撼,整部片追车、枪战、帅哥、美女,还有一点点搞笑,结局也是好人有好报、坏人死光光的大团圆式,娱乐功能很强。看完这部片,也总算记住了mark walhberg这张脸,看the departed的时候对那个满嘴脏话的警察其实印象满深的,italian job也挺好看的,可偶就是没注意到其实是一个人演的,汗,是他长得太象美国大众了吧看了这部戏的另一个副产品是,掌门有事没事就把biang biang biang挂在嘴边,偶也只好配合地作势倒下,5555。

5. Breach

看了the lives of other和shooter,就对有关特工的电影免疫力下降。可是这部戏似乎有点沉闷,虽然有老戏骨chris cooper、美女laura linney、帅哥ryan phillippe(reese witherspoon的前老公,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跟美女离了婚的缘故,现在觉得好像也不怎么帅了),也许是因为根据真实故事改编,剧本不能天马行空地乱写。

6. Wild hogs

这个就是偶买完睫毛膏后心满意足地去看的。海报上john travolta领衔的四个人穿着皮衣气势汹汹(偶一个不留神,wild hogs看成了wild dogs,猪硬是变成了狗,暴汗),本来以为是部讲黑吃黑的画面阴沉的电影,不料讲的是遭遇中年危机的四人帮出外透气的故事,情节还挺搞笑的,不过出了电影院就不记得到底有啥特别好笑的了,光记得掌门几乎要笑到地上去了,:P。作为周末放松消遣,还是不错的选择。

好了,店堂逛了,影院去了,该言归正传下厨房的。本来想着下周回家,少不了会大吃大喝,本周就吃清淡点对付一下就好(掌门插话:你咋老找理由偷懒涅?)。不过一迈进超市,大脑立刻只接受嘴巴的指令。看见一盒切好的三层肉,就忍不住扔进篮子回来做红烧肉,还不是那种加土豆萝卜之类的鱼龙混杂型,而是纯种原味肉烧肉,用的是叶脉的苏式红烧肉方子,除了没有山楂干又忘了加醋,加调料熬的时候也没有转到炒锅里,其余都是严格照章办事。真是想不到只用了料酒冰糖老抽三样调料烧出来的红烧肉的效果如此惊人,掌门吃了第一口就猛赞好,问他好在哪里,人家赠偶一字真言:香!结果原定吃2顿的量午餐一顿就扫光了,晚餐只好重起油锅炸鸡块,那个油烟味袅袅不绝至今不散,这也罢了,最绝的是偶当时刚一点上油锅,不知哪里横窜出来一只小壁虎在灶台上跑步,偶大惊,扯着嗓子叫来掌门。他挥着一张不知啥纸一通猛扇,偶手忙脚乱熄了火端了锅,小壁虎受了惊吓,最后跑进了灶眼再也没见出来。偶们随即把灶台都卸了也是活不见人死不见尸,唉,希望它是从另一个出口跑了,不然,唉,烈火中永生吧。

话说刚才我为啥做红烧肉的时候没有用炒锅,那是因为炒锅被用来做了介个:

学名好像叫葱香小土豆?还是小葱考土豆?反正跟葱和土豆有关。第一次买这么小的土豆,大小类似鹌鹑蛋或者鸽蛋,偶认为叫土豆仔比较合适。制作工序还有点复杂,煮熟剥皮压扁下油锅,最后放葱加盐。偶觉得虽然没放奶油,但有奶油的香味,问掌门意见:好吃吗?答曰:好吃的。再问:跟以前做的哪个好吃?(以前偶做的是土豆捣成泥再捏成饼的版本)再答:以前那个好吃。三问:好吃在哪里啊?三答:那个里面有东西。哦也,偶在土豆泥饼里会加些咸肉丁香肠丁或者肉碎,这家伙真的是无肉不欢啊,瀑布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