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情故事 > 原来生活可以如此简单 > 2019-09-24 08:00:02   

原来生活可以如此简单

原来生活可以如此简单

<?xml:namespace prefix = o ns = "urn:schemas-microsoft-com:office:office" />

冬日的一个周末,我和我的朋友坐在她位于新泽西的家里喝下午茶。

窗外的天空,雪如棉絮纷纷扬扬,隔着薄雾般的水蒸气,窗子里却是另一番和暖景象:燃着炭火的壁炉里不时发出吱吱的声响,空气中弥散着茉莉花茶和刚刚出炉的杏仁饼的香气,CD机里流淌着舒缓的肖邦,一切沉浸在祥和的暖色调里,仿佛夏季从未走远――

这是朋友的第二次邀约,离前一次这般近距离的促膝交谈却已过去整整三年,三年应该不算太长,但是岁月的痕迹在她的容颜里依然清晰可见,只是挂在唇边的词语依旧是“你还是老样子,一点没变”,从什么时候开始那些动听的赞美和言不由衷的美丽谎言已经成了习惯?

朋友听后莞尔,在给了我一个深深的拥抱之后说:

“这样的赞美词不应该给我,看到你才晓得时间并不对每个人都公允呢!”

我知道不善于说谎的朋友也许说的是真话。

每星期做一次面部护理,每天做一个小时的健身运动,一日三餐计算着卡路里的含量,这样的用心良苦让我得着了令同龄人羡慕的良好身段和光滑得鲜见褶皱的肌肤,已到了三十的年龄,看起来却依然还是学生模样的娇巧,每每遇到需要出示年龄证明的时候,总免不了引来多过旁人的怀疑询问!而对那些投递惊叹的目光也表现得波澜不惊了!

朋友见我微笑不语,继续道:“看得出你的生活一定很滋润!”

“或许吧!”我还朋友一个磨棱两可的笑。

白天八个小时为公司工作,晚上六个小时为自己工作,一天二十四小时,三分之二的时间固定在电脑前被工作霸占着,这样的生活算滋润吗?情人节忘记和男朋友赴约,圣诞节又疏漏了女朋友的圣诞礼物,一个人的生日自己给自己吹蜡烛,这样的生活算滋润吗?

朋友说:“真是好羡慕你呢!不会像我这般没出息,只能过再平常不过的家居日子!”

她轻描淡写地说着,全然不在意我内心逐渐萌动起的妒意。

我看着她很利索地将一盘非常好看的水果拼盆做好,当新鲜果实的色泽开始诱惑我的舌蕾的时候,我很小心地只挑了低糖分的鸭梨啖,而她却毫无顾忌地大嚼着加州红提。

“多吃水果对皮肤好呢,多维他命!”她将一大片木瓜递给我,闲下手去看炉子里正在微炖着的桂圆红枣羹。

我开始仔细打量四周,三个BEDROOM的小HOUSE,不算豪华却布置得非常整齐精当,看不到一丝的灰尘,偌大的全家福搁置在钢琴上,我问:

“先生和两个孩子呢?他们还好吗?”

她好听的女高音从厨房传来:“很好的,他们去我婆婆家,明天回来,我知道你烦孩子呢!”

我不置可否地笑着,没想到在校时候的一句玩笑她倒当真了!

“我可没说我不喜欢孩子,我只是说我不喜欢生孩子而已!”

“其实生孩子没什么不好,孩子小的时候会辛苦大了就容易多了,现在他们不在屋里烦我的时候,我反觉得房间里缺少了什么似的不自在呢!”

“是吗?”我唯唯诺诺地应着,依然为朋友过早选择了婚姻可惜。

朋友原先是美术学院毕业的高才生,一手好字画,来美国之后,为了先生的事业为了家庭她甘愿放弃。这样的放弃对我来说简直是无可置信的,也许人和人之间的意识原本天壤之别,我无法用“值得还是不值得”这样的字眼去断量朋友这种行为后的结果,但是我清楚地知道,倘若主角是我答案一定是否定的!

“你还绘画吗?”我问。

“怎么有时间?都忙着照应孩子了。”她的声音夹杂着抽风机的轰鸣“不过原本的专业倒也没荒废,正为一家宗教机构的刊物做义务美术策划,出刊的前一周会忙一点。”

“义务的?”我疑惑,在纽约即使给人指路也要索取小费作回报的。现今的社会,当人力精贵得需要以每一分每一秒去苛算金钱的时候,毫无索求的付出似乎已经沦为遭现代人嗤笑的异类行径了。

她端着热腾腾的甜品到我面前:“快尝尝,活血补气的,冬天吃这个顶好了,我先生和孩子们都喜欢,所以经常煲给他们喝!”

我轻轻酩了一口,一股清香直入丹田,眼前顿时一亮,平时吃惯了甜品店的也没个比较,这当儿方才知道好与不好竟然有如此大的差别!

“有没有想过重抄旧业?”小口的用完了甜品之后,我用餐巾小心地轻拭嘴角道:“总觉得你的放弃是莫大的损失!”

她没有直面我的问题,而是安静地坐下道:

“还记得我们曾经读过的那首《林子里的两条路》吗?”

我点头应允:

“不同的两条路,不一样的精致,你选择了一条,另一边的风景却永远也看不到!”

她点头微笑道:

“是啊!我选择了简单的这一条路走,虽然平淡了些,却还是觉得风景这边独好,也许每个人对幸福的理解都有所不同,但是对我来说我的亲人就是我眼中的一道风景,所以我庆幸,我选择简单的生活,我晓得也许这辈子我都不会腻!”

朋友娓娓诉说着,眼光中充满了温情和满足。

我忽然不自在了起来,我开始对自己恒久以来对于生活一厢情愿的执着产生了怀疑:

是不是出门前一定要刻意修饰才会令脚步显得高雅从容?

是不是节奏快过了旁人才能觉出自己的出与众不同?

是不是一定要把所有的日子都划上满档才可以让心不再空无?

我这样扪心自问,回头看来时的慢慢长路觉得好累好累,如此矜持而刻意的生活几乎令我心力交瘁,憋闷得仿佛快要窒息。

望着眼前毫无脂粉修饰的清雅面容,望着这个曾经令我费解令我多少次在心里轻曼她的愚笨女人,我忽然滋生出甘愿与她角色互换的冲动来。

窗外的雪依然下着,瞬间覆盖了来时的小路,此刻我的心已不再焦作不再担忧,留一份轻闲释放淤积已旧的桎枯,在这个恬静飘雪的下午让自己真真切切地学会――简单的生活!

98%的用户浏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