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情故事 > 青竹竿,红蜻蜓 (杂文) > 2019-09-27 08:00:02   

青竹竿,红蜻蜓 (杂文)

今年春天,我在小小的后花园内种了三棵玉蜀黍。它们一字几排开,很快长得有半个人高,碧碧绿绿的,真惹人爱。加州湾区有时风很大,我怕它们被吹倒,就竖了三根约四英尺长的青竹竿在傍,分别用绳子和每棵玉蜀黍绑在一起,作为支撑。

昨天,当我在后花园漫步的时候,突然飞来一只大约两英寸长的红蜻蜓。长久在城市居住,好些年没有见到蜻蜓了,心里有点兴奋。只见那红蜻蜓绕着玉蜀黍飞来飞去,过了一会儿,停在中间的青竹竿顶端,一动也不动。一阵清风吹来,青竹竿,红蜻蜓和玉蜀黍便微微地迎风曳摇。有时风比较紧,红蜻蜓被吹得离开了青竹竿,但它在空中努力逆风向前飞,又停在原来的位置。

红蜻蜓在青竹竿上,邻着绿油油的玉蜀黍嫩叶,背后是一长排盛开着像小碗大的,红、白、粉红和黄色花的玫瑰花丛,美极了,我不禁多看了这景象几眼。

今天早上,阳光艳照。我把餐厅的落地窗帘拉到一边,就开始进早餐,面对着后花园。出乎我意外,昨天那红蜻蜓又飞来了。象见到旧相识,我很高兴。更令我惊诧的是它飞了一阵后,又依旧停在中间的青竹竿上。

我相信人和动物,都有惯性。例如我们去餐馆吃饭,或在办公时去会议室参加(不是主持)工作会议,多数是坐同一个桌子或座位,除非是被别人先占了,或是那位置不佳(如近空调的冷气出口处,近厨房等等),才考虑换地方。

延伸到政治,保守党派对现实大体上满意,已经占有不错的位置,不大想改变,就象那停在同一地方的红蜻蜓。改革或革命党派对现实不满,要为大多数民众谋福利,自身又没有好的地位,所以要变革。这要克服顽固的惯性,比保守党派艰难许多。可惜是变革后,成为有杈力和崇高地位的阶层,惯性又回来,不想继续变革,使社会变得更好;总是强调慢慢来和稳定,摇身一变,成为新的保守派了。

98%的用户浏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