丈夫弃她而去,公公婆婆帮她征婚寻找爱情

一年多前,她被丈夫抛弃,悲愤之中决心再也不相信爱情,一个人撑起整个家,不仅照顾女儿,还照顾年事已高的前公公婆婆。公公婆婆被她的孝心感动,认她做女儿,并且积极帮她到处征婚……好人会不会有好报?她还能恢复对爱情的信心吗?

突然之间成为了悲愤的弃妇

作为女人,没有什么消息比丈夫傍上富婆更令人心碎。

2010年2月,远在福州打工的蒋梅芬接到婆婆的电话:“阿芬,王钢跟遂宁的一个女大款好上了,你快点回来看看!”这个消息就好像当头一棒打闷了蒋梅芬。几天后,一脸憔悴的蒋梅芬回到射洪,一进门女儿诗悦就跑上前拉着她的手哭诉:“妈妈,爸爸不管我们了,我们以后怎么办?”公公婆婆站在一旁手足无措,眼神里流露出内疚和无奈。

那一刻,蒋梅芬连杀了王钢的心都有了,“他做得那样绝,那样欺骗我,他死了,我给他偿命!”打了无数次电话后,王钢才肯露面,他开一辆黑色轿车从遂宁赶来,一副大墨镜遮住了脸上的表情,见到蒋梅芬后,他吞吞吐吐地说:“我们离婚吧!”蒋梅芬一个巴掌掴了过去,大声地吼道:“你为什么要这么做?我在外面那么辛苦为了什么?还不是想跟你一起好好过日子。”“我穷怕了,我再也不想过那样的穷日子了。”王钢的声音颤巍巍的,蒋梅芬看到丈夫这副懦弱样子气得浑身冰凉,她情愿王钢能编出一个高明的谎言,或者向她请求原谅。这个窝囊卑劣的理由,让蒋梅芬所有的付出都成了耻辱。

蒋梅芬36岁,王钢长她2岁,同为四川遂宁市射洪县人。婚后,王钢做建材生意,蒋梅芬照顾老人小孩,家庭和睦平安。然而,2007年,王钢在一次工程项目承包中,卷入是非,生意一败涂地,欠下十几万元债务,债主们上门来讨债,把原本好好的家弄得没有安宁,夫妇俩不得已把房子抵押贷款,解燃眉之急。

王钢从此一蹶不振,成天窝在家里唉声叹气。蒋梅芬决定外出赚钱,让丈夫在家调整心态。王钢勉强同意,但公公婆婆死活不肯:“你一个大男人呆在家里,让她出去打工,这像什么话?”蒋梅芬温柔孝顺,向来对老人言听计从,但是这一次,她违背了他们的意愿,随朋友前往福州打工,一干就是三年。为了节约,三年里她只回了三次家。王钢一直碌碌无为,蒋梅芬没有怪他,她计划2010年夏天等攒够了钱后就回老家和丈夫一起开家茶坊,茶坊的名字,她都想好了,就叫和美,预示着他们今后和和美美的生活。

现在,一切都泡汤了……回想起一个人在外漂泊的酸甜苦辣,蒋梅芬心里悲愤交加,眼前的这个男人对她来说已经陌生得不能再陌生了。蒋梅芬同意离婚,房子和女儿归她。走出办证大厅,王钢像卸下千斤重担,转身离开的时候还恬不知耻地叮嘱蒋梅芬:“今后,那两个老人也归你管了,对了,他们根本不是我的亲生父母!”

蒋梅芬听了更加气恼,其实她很早就从公公婆婆那里知道这事,王钢从小无父无母,被没有生育能力的王家夫妇收养,把他视若己出。谁料如今他贪恋富贵,不但背叛妻子,连父母的养育之恩都抛在了脑后。

前公公婆婆帮她征婚

那天,蒋梅芬很晚回家,公公婆婆和女儿守在餐桌旁等她。看到这些热了一遍又一遍的菜,蒋梅芬虽心怀愤恨,但一直努力克制自己,不要将情绪发泄在老人和孩子头上。

照法理上来说,离婚后的蒋梅芬已没有抚养老人的义务,她可以将房子卖了,带着女儿远走他乡重新生活。可是她舍不得丢下这两个老人。公公婆婆年事已高,身体本来就不好,现在还被养子抛弃,将来要如何生活呢?想了一个晚上,蒋梅芬还是决定赡养他们,继续喊他们为爸爸妈妈。

那段时间,为了排解内心的烦恼,蒋梅芬学会了喝酒。每天晚上在安顿好老人和女儿后,她就溜出去买酒喝,喝完了醉醺醺地跑回家倒头就睡,她试图用这样的方法忘却心中的伤痛和仇恨。

有天晚上,蒋梅芬醉倒在路边。女儿起床后见不到她就出门一路去找她,把她搀扶回家。“妈妈,你不能这样,不要拿别人的错误惩罚自己,你还有我,我不会离开你的,我们要好好活下去。”蒋梅芬醉意朦胧间,听到女儿的喃喃细语。在女儿的哭喊中,蒋梅芬睁开眼睛,此时女儿的泪正一滴滴掉在她的脸颊上……蒋梅芬一把搂住女儿,空洞难受的心瞬间踏实安定了许多,这些日子来她终于找到了一个安稳的支撑,找到了一个未来生活的希望。夜深之际,小小的茶坊之梦,如一颗泛着微光的星星,又一次升起在蒋梅芬的心里。

2010年5月,经过一阵子的忙碌,蒋梅芬的和美茶坊开业了。每逢周末放假,诗悦就和奶奶一起到茶坊帮忙,一家人的日子越过越好。一天下午,有个男人匆匆走进店里找到蒋梅芬。“请问你是蒋梅芬女士么?你的征婚资料填得不全,我特意来了解情况。”蒋梅芬一头雾水,连声说肯定搞错了,但从对方递上的资料看,上面的信息和照片的确是她的,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呢?一番了解后,她才知道原来公公婆婆背地里在帮她征婚呢,让她有点哭笑不得。

晚上,蒋梅芬找公公婆婆说理,不料他们的理由比她更多。“阿芬,你不再是我们的儿媳,是女儿,我们不忍心看到你一个人支撑这个家,我们希望你找个好归宿,毕竟你还那么年轻。”蒋梅芬听了有点哽咽地说:“爸!妈!能跟你们在一起生活,我就很高兴了,我不会再嫁人,要做也要做你们的老女儿!”婆婆柔声说:“傻孩子,往后的日子长着呢,听妈的话,没错!”两个老人固执而坚决,蒋梅芬也拿他们没办法。

此后,两位老人一直为儿媳征婚的事忙进忙出,他们找婚庆公司和亲朋好友传播信息,还专程坐车到遂宁为蒋梅芬在报纸上登征婚信息。渐渐地,一个贤淑、孝顺、善良、美丽的女子形象,在射洪县家喻户晓。热心的邻居都想做成人之美,帮这个不幸的女子找到归宿,但都被蒋梅芬巧妙拒绝和搪塞过去,她不是不想找个肩膀依靠,只是前一次婚姻给她带来的伤痛让她没法再打开心扉。

邂逅在医院的走道上

直到公公一场大病袭来,征婚事件才渐渐冷却下来。蒋梅芬连夜将公公送往县人民医院,检查的结果是胃癌晚期。听到这个噩耗,婆婆心里着急,在匆匆赶往医院的路上摔了一跤,这样一来两位老人一起住进了医院。

一天晚上,蒋梅芬伺候公公婆婆入睡后,突然觉得头重脚轻,胃剧烈疼痛,她双手扶在卫生间的墙上干咳、呕吐,汗如雨下。如果再这样下去,自己真得扛不住了,公公婆婆该怎么办呢?蒋梅芬摇晃着身子出门,不料被一个塑料盆绊倒,想要挣扎着起来,又觉得全身无力。此时,有一个坚实的臂膀扶住了蒋梅芬的手臂,她抬眼一望面前是个陌生男人的脸。蒋梅芬赶紧保持距离,说了声谢谢。男人看了她一眼,问:“你是蒋梅芬吧?”蒋梅芬满脸疑惑地点了点头,眼前的男子皮肤黝黑,个子矮小,虽不起眼,但看上去很敦厚老实,给人踏实感。男人接着说:“我在报纸上看到过关于你的报道,很钦佩你的所作所为。我叫方云,没想到会在这里遇到你,这两天我正好来医院探望个生病的朋友。”蒋梅芬再次表示了感谢后就匆匆转身离开。

第二天上午,当蒋梅芬带着早餐来到病房时,发现婆婆的床头多了一束鲜花和一些水果。婆婆就要出院了,心情不错,见蒋梅芬走进来,就上前拉着她的手说:“乖女儿,你的朋友真不错,你早点告诉我,我们就不操心了。”蒋梅芬愣住了,不知道婆婆说的“朋友”究竟是哪位。下午,方云忽然拎着一大包中药走进病房,蒋梅芬这才恍然大悟,原来婆婆口中的“朋友”是他啊。

方云很快和两位老人热络起来,此后他经常到病房里看望仍然躺在病床上的蒋梅芬的公公,还给他打来热水,擦身换膏药,老人十分享受。有了方云的帮忙,蒋梅芬也没有以前那么累了。

不久后,公公的病情变得很严重,他把蒋梅芬喊到身边说:“阿芬,你做到了一个亲生女儿该做的事,我也没啥东西留给你,我觉得很对不起你。这些年来辛苦你了,只要你嫁人了,我也就安心了。”说着,他将目光投向守在一旁的方云,“还要拜托你们照顾老太婆!” 这是一个临终老人心窝子里的话,蒋梅芬听得满眼含泪,不停地点头。

料理完公公的后事,蒋梅芬又回到茶坊忙起来。方云隔三差五过来帮忙,但蒋梅芬总对他不咸不淡,他的家庭、工作等,蒋梅芬一概不问。就连女儿也看不下去了,她悄悄问蒋梅芬:“妈妈,方叔叔人很好,你难道没有一点想法吗?”蒋梅芬大声说不可能,怪女儿多管闲事。

蒋梅芬的内心并不平静,她明白方云的心思,知道他是个诚实可靠的男人,但要让她跨出心里的那道槛,她还是有点做不到。她有时甚至想,爱情不过是电视剧里虚构的剧情,像她这样的一个女人,怎么可能会有男人真心相待呢?方云所做的一切,大概也仅仅是表象,在得到她的爱情后就会将她狠狠抛弃。

女人的心思真的是很复杂。此后有一段时间,方云没出现在店里,蒋梅芬忽然觉得心里空荡荡的,时不时会冒出对方云的牵挂。后来,蒋梅芬得了重感冒,病倒在床,高烧一直不退。婆婆和女儿吓坏了,悄悄地给方云发了条短信。

第二天下午,蒋梅芬听到敲门声,起床开门,只见门外站着的正是一个多月不见的方云,她惊讶地说:“怎么会是你?”原来这段时间,方云在陕西公干,看到了诗悦发来的短信,才知道蒋梅芬病了,他心急如焚连夜请假转了6趟车子才赶来。蒋梅芬听了这些话,心里一阵感动,看着眼前变得更黑更瘦的方云,她的眼眶湿润了:“我连你的情况都不知道,你为什么要对我这么好?”方云说:“只要你想听,我可以全都告诉你。”

方云也有过一段失败的婚姻,心灵曾经受过创伤,半年前他从报纸上看到蒋梅芬的事,很是感动。他难以想象,在这个物欲横流的社会,还有如此重情重义的女子,他当时就动心了,但看到照片上清秀漂亮的蒋梅芬,他有点犹豫,觉得自己长得不帅,钱又少,配不上蒋梅芬,所以,他没有应征。没想到,那天老天冥冥中给他做了安排,让他在医院楼道里邂逅了蒋梅芬……

说着,方云从皮夹里拿出一张银行卡递给蒋梅芬。“小芬,我是个实在人,只要你愿意,我可以为你做一切,这是我的全部家当……”蒋梅芬的大脑嗡嗡作响,她不由想起了前夫,十多年前,王钢也有过同样的行为和誓言,可是,后来呢?蒋梅芬瞬间将她的柔情又收了起来,拒绝了方云的求爱。

为了避免尴尬,方云很快起身告辞。蒋梅芬闭着眼长出口气:结束了,一切都结束了,不会再有男人对她好了。然而,方云没有放弃,他还是经常来王家,陪着蒋梅芬的婆婆和女儿一起散步,帮着她们做家事。

重新收获美好的爱情

2011年3月的一天,茶坊里来了位女客人,大约40岁左右,气度非凡,香水味老远飘来,茶色的墨镜遮着她姣好的面容。蒋梅芬递茶的时候,她取下眼镜,轻声问道:“你是蒋梅芬吗?”蒋梅芬微笑点头,女子接着说:“我叫姚云香,是专程来向你道歉的!”听到“姚云香”这个名字,蒋梅芬的脸色沉了下来,这个名字曾一度让她痛苦失眠,姚云香就是用金钱诱惑她前夫的女人。蒋梅芬用冷冰冰的声音说:“我没找你就算你幸运,你还亲自找上门来了?”姚云香看蒋梅芬的情绪有点激动,一个劲地解释说:“你听我说,我不是来找你麻烦的。”原来,姚云香从报纸上看到蒋梅芬的报道后,才知晓事情的真相,她当年是被王钢的花言巧语欺骗才和他结婚。“我不是真的要伤害你。现在,我已经和他离婚了。”听了这些,蒋梅芬的态度稍稍缓和下来,两个女人一起说到了王钢的种种劣迹,转眼就像朋友诉衷肠一样热络起来。“小芬,女人的命就是苦,经历一些事情,胆子就变得特别小,但是如果不去经历,又怎么会知道有没有真爱呢?不去经历,幸福往往会错过在最好的年华里。”姚云香留下了这句过来人的感叹,带给蒋梅芬很多的启示。

那一刻,蒋梅芬很想方云,她第一次主动给他发了条短信,琢磨了很久,她写道:“谢谢你陪我走了这么久,你好吗?”因为方云又回到了陕西的大山里工作,所以到了第二天他才回复了蒋梅芬的短信:“小芬,看到你的信息,真是太阳从西边出来了。我很好,非常好,有机会你带诗悦来山里看星星,这里的星星真多,近得就在树顶上,我可以给你们摘一书包。”看了短信,蒋梅芬扑哧笑出了声,想不到这个人还挺幽默的。

几天后,方云回到射洪,蒋梅芬和女儿一起去车站接他,方云真的带了一个漂亮的书包。诗悦高兴得打开书包,边看边问:“方叔叔,我的星星呢?我的星星呢?”方云逗她说:“全在里面呢,你仔细找找。”诗悦从内侧口袋里掏出很多的松子,大声地问:“是不是这些?”方云开玩笑地说:“哎呀,星星放到书包里后就全变了,这可不能怪我,我可都是爬上树摘的。”……看着眼前的这一幕温情画面,蒋梅芬感觉很幸福。

不久,方云打算向蒋梅芬求婚,他约蒋梅芬在河边的一家咖啡馆见面。两人都是第一次来这么高档的地方,有点不太自在。蒋梅芬小声嘀咕说:“花这个钱干吗?还不如到我们的和美茶坊!”一声“我们的”让方云听得心花怒放,他将事先准备好的钻戒拿出来,轻轻地戴到蒋梅芬的无名指上。指环的大小正正好好,蒋梅芬不由得被方云的细心所感动。“嫁给我吧,小芬,我保证会让你过上幸福的生活。”蒋梅芬点了点头,陶醉在这浪漫的承诺里……

为兑现照顾老人的承诺,方云选择做上门女婿,搬进了王家。结婚宴上,方云和蒋梅芬给婆婆敬酒时,婆婆拉着蒋梅芬的手久久不放,“我这辈子能遇到你这么好女儿,真是上辈子积德修福了。方云,你一定要好好待她,好好待她……”婚宴十分简单,亲朋好友的祝福很实诚,上苍总会眷顾善良有爱的人,一年多来,蒋梅芬经历了很多的波折,付出了她宽容的爱,最终收获了一份美好的爱情和亲情。

上一篇:故乡,故乡

下一篇:轮流当天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