拒绝金钱包装,我不要变味儿的爱情

他一直以为他是那么地爱我疼我,他可以给予我他的全部,所以我和他在一起会理所当然地一生幸福。他却不明白,爱情并不能改变一切,因为每个人都有适合自己的生活方式!

在“信哲次郎”最艰苦的日子,我爱上了他

1998年初,我在一家大型连锁超市做理货员,住在一个都市村庄里。3月初的时候,对门搬进来一个叫李睿的男孩子。他是河南财经学院成教部半脱产的计算机专业本科班的学生,在一家电脑公司兼职做平面设计。李睿高高瘦瘦的,长得特别像我喜欢的歌星张信哲。

一天早上,我正在热豆浆,看见眼圈发青、满眼血丝的李睿从外面走进来,掏出钥匙正要开门,忽然“咕咚”一声摔倒在地上。我大吃一惊,急忙上去扶他,却见他已经昏了过去。我忙喊来人把他抬到屋内躺下。过了一会儿,他终于睁开了眼睛。我问他怎么了,他说:“没事儿,休息休息就好了……”

那天晚上,李睿特地做了几个菜请我过去吃饭,说是要感谢我。我这才知道,原来李睿不仅自己在上学,还有一个弟弟和一个妹妹也分别同时在读中专和大学,三个人的花费一年得一两万,他家在农村,条件也不好,几乎什么都要靠他想办法。为了多挣钱,他在兼职工作之余还在外面联系了一些私活儿。因为家里没电脑,他就只好每天晚上在公司里拼命加班赶活儿,经常通宵达旦不休息。我们聊得非常愉快,他知道我在读专科自考,而英语是我最大的拦路虎时,主动说:“我的英语学得还可以,以后你要是有什么问题,尽管来问我好了。”

从这以后,我遇上什么问题就去向他请教,而他也总是热情地为我解答。李睿不仅长得像张信哲,而且模仿起张信哲唱歌来也惟妙惟肖。后来我开玩笑地给他取了个日本名字“信哲次郎”。密切的交往让我越来越对他的坚强和善良怦然心动。那时候,尽管我的工作并不好,但是由于我长得漂亮,周围有不少热心人为我介绍男朋友,其中不乏家庭条件很不错的男孩子。但我却有自己的想法。我是一个来自农村的女孩子,只有高中学历,我不会为了贪图安逸享受而把自己嫁掉。我喜欢李睿这样和我一样来自农村,性格坚韧、朴实上进、吃苦耐劳、有家庭责任感的男孩子,跟他在一起我有安全感。而我从李睿看我时异样的眼神里也看得出来,我们已经心有灵犀了。

为了把挣来的钱省下来给弟、妹,李睿自己的生活过得十分艰苦,几乎每天都是清一色的“清水煮面条”。三个月后李睿再一次昏倒了。我逼着他请假在家休养。我用自己的钱每天买来排骨、鲫鱼煲汤给他补充营养———而这些东西,一向节俭的我平时一个月都不舍得吃一次的。那天晚上,当我小心翼翼地把满满一勺汤喂到他嘴里时,他的眼眶里噙满了泪水,哽咽着问我:“玲玲,你为什么对我这么好?”

我俏皮地说:“傻瓜!这还用问?当然是因为你是‘信哲次郎’了……”

他从后面搂住了我,把脸贴在我的背上,说:“玲玲,我想送你一件礼物,已经买了两个月了,可是我一直没有勇气,因为它只有10块钱。你还想看吗?”我点点头。他放开我,打开桌屉拿出一个红色的小礼品盒交给我。我打开一看,里面是一个绿色的戒指。他把戒指拿出来,说:“这是枚玉石戒指,你喜欢吗?如果你不喜欢,我就把它扔了……”

我说:“这么漂亮的戒指,我为什么不喜欢?只要你对我的爱是真心的。”

泪水从李睿的脸上滑落下来,他用颤抖的声音说:“我发誓,我会用一辈子全心全意地爱你……”

我把手伸到他面前,调皮地说:“那你就为我戴上,好吗?”

李睿笨手笨脚地为我戴上戒指,然后我们紧紧地拥抱在一起。许久,他喃喃地说:“玲玲,尽管我现在一无所有,但请你相信我,我一定会通过自己的努力让你幸福的……”

三个月后,我和李睿搬到了一起。为了让他不再在公司里加班到深夜,我拿出自己在郑州打工的积蓄为他买了一台电脑。

度过“辛酸的浪漫”,在他的“包装”下我们的感情开始“变味”

尽管事先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但我还是没有想到我们在一起的生活会那么艰难。为了省钱,我俩住在一个不到10平方米的房子里,每天的生活费我都得掰着指头精打细算。为了给他补充营养,我每两周炖一次排骨,自己却借口害怕长胖而舍不得吃。1999年10月21日是我24岁生日,李睿坚持要带我去吃“麦当劳”,说是要为我破例“奢侈”一回。可是,当我看到那么小的一个汉堡包竟然要花9块钱的时候,我坚决地拉着他“逃”了出来。我们回到家里,一起做了两三个菜,搞了一次温馨而别致的“烛光晚餐”。我俩一边吃,一边唱着王菲的那首《你快乐,所以我快乐》,后来在不知不觉中都泪流满面,真实地体验了什么是“辛酸的浪漫”……

随着李睿弟、妹的相继毕业,我们这种苦不堪言的日子也开始逐渐有所好转。随后,李睿也拿到了毕业证,到了一家待遇更好的广告公司。但是,我没想到,生活渐渐好起来了,我们之间却渐渐产生了不可调和的矛盾。原因是李睿开始花钱大手大脚起来。我劝他节约一点,他却不断地强调说生活要讲究情调和品位,这才是现在最时尚的生活方式。还劝我“转变观念”,学会享受生活。我心里却越来越觉得自己其实并不了解李睿,而李睿也不了解我。

2002年五一节,他们单位搞联欢,所有员工都要带上家属或者恋人。李睿对我说:“玲玲,我一定要把你打扮成高贵的白天鹅,让他们见了你眼珠子都得飞出来!”他一下子就花掉了上万元来包装我,把我们存折上的钱花得所剩无几。平时一向节俭惯了的我心疼得直掉泪。他哄了我半天,我就是不理他。最后,他拉起我的手,把我手上戴着的那枚玉石戒指摘掉,流着眼泪说:“玲玲,以前你跟我在一起吃了那么多的苦,你知道我的心里多么愧疚吗?我做梦都想让你跟别的女孩子一样过得潇洒自在,可是我根本就没有钱。现在,我能挣钱了,我一定要让你过最幸福的生活!别的女孩子能拥有的,你为什么就不能拥有呢?”我被他的话感动了,说:“其实我并不在乎这些,只要你心里对我好就行了。”他说:“我的第一任务是要把你变成最漂亮最让人羡慕的女人。你放心,我的下一步就是买房子,不仅仅是房子,我还会让你坐上汽车的。”看着他踌躇满志的表情,我却觉得特别茫然和失落。难道我当初所爱的那个朴实上进的“信哲次郎”,竟然是这样一个爱慕虚荣、喜欢挥霍的男孩子吗?

在李睿精心的“包装”下,他的同事都对我称赞不已。这使他非常得意,他不顾我的极力反对,开始下定决心要对我实施思想意识、言行举止和衣着穿戴全方面的包装和“改造”。他采取了“攻心”战术。他每个月都买来许多时尚杂志带回家里,逼着我跟他一起翻阅,让我在书中感受“时尚”生活的熏陶,教我学会做一个优雅的“白领小资女人”。他还偷偷地把我过去买的衣服和化妆品都送了人,然后把我的衣服和化妆品都换成了时尚杂志上那些为“小资女人”所津津乐道的名牌。他又给我办了价值不菲的美容卡和健身卡,逼着我去做健身和美容。他这样做的结果是,每个月他领完薪水以后就都花个精光,根本没有什么存款。而一个月只挣几百块钱的我却对做一个“小资女人”根本不感兴趣,对他的逼迫和强行“改造”越来越反感。更让我难以忍受的是,当我穿着一身昂贵的名牌时,做什么都要小心翼翼的,惟恐自己的言行举止和这一身的名牌不协调而被人看不起,这种伪装和矫饰让我觉得累极了。我们开始为了这些不断地争吵,相互指责对方不理解自己,而他也对我的“僵化”和“不长进”渐渐感到了失望。开始的时候,我们吵完之后还能够相互妥协让步,后来争吵就不断地升级,甚至开始了冷战。这种生活让我们两个人都感到疲惫不堪。

舍弃“变味爱情”,我不做被“包装”出来的“小资女人”

2003年6月,李睿升任部门主任,他很是踌躇满志,说我的工作既累又不挣钱,极力劝我辞去工作,他养着我,可我坚决不肯答应。7月,一直很注重避孕措施的我突然发现自己怀孕了,去医院做了人流后,在他的坚决要求下,我辞去了超市理货员的工作。后来,在家里休养了一段时间之后,我觉得很无聊,就瞒着他到河南科技市场的一家公司里应聘做了促销员。李睿知道后非常生气,那天晚上他一夜没有回来。第二天上午,他们公司的人打电话来说,他晚上在酒吧里喝了一夜酒,最后喝得吐血,被送到医院。我赶到医院,李睿竟然告诉我,那次我怀孕是他故意做的手脚,把安全套给刺破了,目的就是为了让我辞去工作,说着说着他对着我痛哭失声:“我做的这一切,还不全都是为了你好吗?你为什么就不理解我的苦心,偏偏就这么固执呢?”

不知为什么,他的眼泪没有让我感动,相反,我对他的这种做法感到由衷的厌恶,感觉到了我们之间的距离和隔膜已经难以逾越。我决定跟他分开一段时间来冷静地思考我们的未来。我在外面租了一间房子,趁他不在的时候收拾了自己的东西搬了出去。第二天我才知道,那天他又在酒吧里喝了整整一个晚上,刚刚治好不久的胃又给喝坏了,又住进了医院。我只好又去医院看他,并重新搬回去跟他一起住,生活又回到了充满争吵和伤心的“战场”。

2003年10月21日是我27岁的生日,我提前跟他说,我不想他再送我任何礼物,我只希望再像我24岁生日那天一样来一个简朴而浪漫的“烛光晚餐”,而他却执意要在一家酒吧给我搞一个小型的生日Party。在开Party之前,他一再叮嘱我记住他曾经在他的同事们面前说过,我是某名牌大学的本科毕业生,在一家大公司担任总经理助理,如果别人问起,叫我不要露了馅。当天晚上,他在众多的朋友和同事充满羡慕的目光中深情款款地为我戴上了他送给我的生日礼物———一条价值六千多元的钻石项链。就在这时,他们公司的赵经理用很欣赏的口吻对我说:“玲玲,你可真是典型的美丽佳人,要是能到我们公司来,肯定能给公司增色不少啊!你是哪所大学毕业的?在哪儿高就呀?”我的脸腾地红了。撒谎吧,我实在开不了口;说我是高中毕业自考的大专吧,这和我现在的处境实在水火不容,无疑是往李睿的脸上打耳光。怎么办?一股勇气突然之间左右了我,我尽量用平静的语气说:“赵总,我没读过正规的大学,读的是自考的大专,现在是一家科技公司的促销员。”

话一说出口,我觉得全场的人看我的眼光都发生了微妙的变化。再看李睿的脸,青一块紫一块,难看极了。晚会没有了任何气氛,很快就散了。回到家,李睿暴跳如雷。我的心疲惫已极,我什么也没说,任他指责,心里下定决心要跟他分手。

第二天,我带着那颗玉石戒指,伤心地搬了出去。当天晚上,他又找到我,跪在我的面前求我不要离开他,并声泪俱下地质问我:“难道我对你还不够好吗?你为什么要离开我?”我说:“你根本不了解我真正需要的东西是什么。跟你在一起,我已经快要找不到自己的独立的人格和尊严了,我所承受的压力太重了,我很不快乐。”我真的希望我的这番话能让他明白和醒悟过来,但他却还是说:“你不觉得你的想法很狭隘吗?我是你的男朋友、未来的丈夫,我怎么对你好都不过分,你完全不应该有压力。我们之所以争吵不休,都是因为你固执己见,从来都不愿意为我改变自己!”

他的这番话让我对他彻底地绝望了。最终,我还是坚决拒绝了再搬回去跟他住在一起。我们的爱情已经完全变味,我们在一起不会幸福。我向往做一个“白领丽人”,但我做不了他所要求的“小资女人”,至少我不想依靠他倾尽所有来把我“包装”成一个“伪小资女人”。我要做一个自食其力的人,即使要做一个“小资女人”,也要首先自己把自己打造成为一个真正的“白领丽人”。

割舍了多年的感情,虽然痛苦,心里却少了压抑,心情轻松多了。随着时间的推移,痛苦也很快淡去。两个月后,我就听说李睿跟他们公司的一个女孩子谈上了,知道这个消息后我心里异常地平静———也许他这一次的选择才是真正适合他的,而我不是。他一直以为他是那么地爱我疼我,他可以给予我他的全部,所以我和他在一起会理所当然地一生幸福。他却不明白,爱情并不能改变一切,每一个人都有适合自己的生活方式。我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女孩子,我对爱情的期待和追求,并不在于那些表面上看起来让人艳羡的浮华的东西,而是一种能够患难与共、生死相依的平淡朴素但却实实在在的生活。我相信经过这一次的失败,我一定会迎来一份真正属于自己的爱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