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情故事 > 转眼秋近,却又闲置 > 2019-12-01 09:00:02   

转眼秋近,却又闲置

仿佛前几天还酷热难耐,可是转眼间却忽然天凉。

好似没有一点征兆,雨,便陆续下了近一个星期。

原先打算买的冰丝席,再度搁浅,想想,用得着,可能是明年。

很多事情皆是如是,停一停,慢一慢,看一看,冷静过后平静之下,看淡看轻,不了了之了。

貌似还在善感青春是本太匆促的书,还在担忧茫茫无把握的前途,然后,不经意间,已是天凉好个秋的清意。

貌似还在计划这个暑假要到哪里作短途旅行的打算,然后不是这或那的原因,便是觉得来日方长的暂缓,再然后,这个暑假就这样结束了,而旅行却还没实施。

很多时候回头想,来日方长,不过是自我安慰自己欺骗自己的借口罢了。

再也不用翻阅所有装修的方案,再也不用彻夜研究设计师的图片,再也不用绞尽脑汁去想如何把败笔变成亮点,再也无须费尽心思的寻觅借鉴。

因为,所有的装修都已经完毕。不管是满意的地方还是不尽人意的细节,不管是别人肯定的赞许还是不以为然的摇头。都已经成了定局,无须改变。

没有学过一天设计,不曾懂得任何装修知识,却凭借自己对色彩的喜恶,对装饰的理解,依个人的爱好,完成这一次对家的装饰。

当暑假结束,当东西已经买得七七八八,忽然空了下来,也才有了心生些许闲愁。

一直只顾奔着目标往前走,都没来及停下来看看四周,这住了三年出的环境。只想着那边的工程进展,都没有顾及到一旦完成,我将会搬离现如今的房子。

对于念旧的人来说,一个地方呆上十天半月的,都会心生眷恋,更何况是我倾注了精力时间与心思装修的房子,按照我喜欢中式的风格,挑最好的材料,以最高要求完成的房子呢?

小时候向往住在高楼大厦,可以登高望远;后来羡慕人家住在小区,有幽美的绿化,可以闲庭信步;再后来幻想着有一个临江的飘窗,可以斜倚观日出日落,闲听雨若琴弦,看看书,听听风,于心中筑一个小资情调的梦。

依然记得,当初最期待的便是坐于飘窗之上,看街上人来人往的忙碌,观江水碧如蓝的词意,听四季风声的变幻,还有日出日落的轮回。

第一次站在楼上向远处望,真正体会到地球是圆的理论。

第一次经历了五十年一遇的台风,真正体会到风声可以刺耳的恐惧。

第一年的中秋可以看到江面上绽放的烟花绚丽,第一次看到原来江水也曾有过烟雾笼罩的时刻,第一次在江边拍到台风前夕的红透天空的艳丽到惊心的场面……

我曾问过孩子,要离开了,是否有留恋或者不舍?

俩孩子异口同声道,有什么可不舍的?我知道,他们向往的是可以一人一间房间的独自。

禁不住心中轻叹,孩子多好,年少多好。只顾向前看,只往好的地方想。

不象我,明明没什么让人特别印象深刻,也没有什么可以让人眷恋不舍,可却就是说不出的失落。

只是一个地方住久了,便会心生不舍。

人到了一定年纪,总会对时间有些敏感。

我常挂在嘴上的一句话,什么最贵,就是时间。

那些笨重的书,三年前搬来,三年后又搬回去。如蚂蚁搬家一般,每天十来袋的装,再分门别类的摆放。整个房间,全是书柜。不怕书柜太多,只怕不够存放。边听音乐,边整理书籍,是莫大的享受,如一个久渴的人望见清澈见底的甘泉一般,欣喜莫名。

然后会发现,有好些书,未曾看过;有好老的书,记忆犹新。

在没有钱的时候,书,总是一遍一遍的翻阅;在可以随心所欲买的书的时候,书,总是买了之后,便束之高阁,总觉得,以后有时间再看,买了再说。

想看书的时候,没钱可买;买了书之后,却又没看。人,真是矛盾又奇特的动物啊。

有些孩子上幼儿园画的画,我都完好保存着,并且因为随着时间的推移,光阴的增长而显得愈发珍贵。而最让我引以为傲的,是一大袋的信件了。

时代,让信件成了过去。

再也没有人会花上半日,酝酿,再谨慎的落笔,一笔一划地把心情付诸笔端,告诉信笺那边的人,心里想说的话。然后再等上一个星期,计算着信大概已经传达到对方手中,看信时会是怎样的表情,再等上一个星期,才能收到回复,一来一往间,便是半月工夫。

而这些信件,除非收信人愿意,无法删除,不能抹去。

一封封信,便是一摞一摞的光阴,一张张信笺,便是一张一张的过往。

如今这个年代,还有谁能有我如此富有,拥有一大堆看得见摸得着触得到的过去,那些回忆一一存放在这沾满岁月尘埃的信封里,那些过往静静地沉淀在一张张泛黄的便笺中。

只要,我愿意,随意翻阅,信手拈来,全是往日时光。

而时光愈老,回忆便越是珍藏,而这些存起来的光阴,除了我,没人在意好奇,只有羡慕叹息。

不得不感谢先生,让我拥有如此海量的藏书柜。

所有房子的设计,他都依我的意思,不干涉,也不反对。所有的设计,我都会与他商量,而他也只有赞同加赞赏,从不泼一点冷水。

海量的岂止是藏书柜,更是他的胸怀呢。窃喜。

其实我知道,那边也有我喜欢的大露台,我自己选中的车轮茶几,还有幻想过无数次的秋千,于繁花茂绿中,听风赏雨品茗看星,是我心心念念的向往。

生活本来有许多的浅喜轻欢,只是人喜欢执念过往,明明前方明媚月光,偏要怀念刚才的彩霞黄昏,明明若回到日落时刻,又会惦记那夜月光如水的清凉。

向前看,时光不快不慢;回头望,难免心生失落惆怅,顾盼回首间,错过皓腕下的那一朵莲。何苦,何必,何须呢?

话是如此,情绪难免,转眼近秋,却又闲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