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情故事 > 夜深了,别忘了回家的路 > 2019-12-01 17:00:01   

夜深了,别忘了回家的路

昨晚半夜,阿瑶问了我:小墨,你有没有发现,我们在快乐的时候很少会想起父母,却在伤心孤单的时候想的厉害。

你说,我们到底是应该陪在父母身边,还是在外努力工作呢?

这倒真是一个很难回答的问题。

因为对于大部分的我们来说,好不容易从小乡镇跑到大城市读书上学,见了世面,志气很高,总想着去更繁华的都市打拼青春。

我们很想出人头地,很想衣锦还乡,也很想过上好日子。

所以,我们挣扎在烦闷的出租房,奔波在拥挤的地铁上,隐忍在忙碌的岗位。我们每天为着生计打拼,为着关系筹谋,为着感情烦恼。

我们再也拿不出更多的时间,闲暇时跟父母叨唠一句:爸妈,今天晚上吃了什么?

我都不知道自己今晚吃了什么。

辛羽前些天发微信给我:小墨,我打算明年回老家工作了。

我有些惊讶,问她:那你把培训工作给辞了?薪酬那么高,你可考虑清楚了?

她发来一个无奈的表情,然后是一段长长的语音。

她说:小墨,我知道这份工作薪水不错,可我觉得太累了。我每天要上10小时的课,现在喉咙已经半哑了。我在这里虽然很自由,可是你知道吗?

当我一个人躲在只有十几平米的小房间里,每天吃着难吃还死贵的外卖。我没有周末,轮休了别人都在上班,我也不知道去哪,只能躺在床上看综艺消磨时间。

生病难受的时候一个人去医院打点滴,被上司责骂只能在厕所嚎啕大哭。大多数时候,都是一个人看电影,一个人过节,一个人逛街。

我就开始怀疑自己到底在图什么?

说实话,我没什么宏图大志,也没什么理想追求,我就想回家。

我想下班的时候能吃上一顿热腾腾的家常菜,难过的时候能跟我妈唠唠嗑,闲暇时也能陪着我妈去村子口看老爷子下棋,看大妈们跳跳舞。

我还能带我妈去商场买衣服,她穿了大半辈子的旧衣服,我想给她张罗几样上得了台面的东西。

而且我妈这些年身体也越来越不好了,她孤身一个人在老家,晚上去厂里上夜班总是忘东西。有次没带钥匙和手电筒就出了门,一不小心就掉进了泥坑。

我放心不下她。

辛羽一句句语音发过来,听到最后一句,我原本还想劝说的话在喉咙里滚了几圈,咽了回去。

我说,你其实可以把你妈接过去的。

刚说出口的话,就开始嘲笑自己天真。于是忙改口:不过,阿姨可能会不适应,毕竟她在老家那边还能有份工作,还能随时去左邻右舍串串门。

辛羽笑了,我们聊起近况,聊起少不更事时做的种种傻事,还聊起谁和谁的八卦。聊到最后,辛羽说:

你一个人在外,也要照顾好自己。

我说好,还约定今年寒假回去要和她同床共枕,煮个火锅,喝点小酒,看部电影,聊到不醉不睡。

也突然发现,年少时我们一起在合欢树下许出的诺言,那些轻狂早已被时光磨平了棱角。我们越来越懂得折中,越来越学会温和。

我不知这是好是坏。

因为谁也不能让当初的自己指着现在的自己说,你的眼界呢,你的世面呢,你的傲气呢,你的…梦想呢?

叶灵昨天在群里说:我国庆要回去,你们几个在的话咱们约一局。

我说,约约约,你一年回来一趟不容易,此次不约,更待何时呀!

叶灵自从大学毕业后就留在了重庆,她从小就是他爸一手拉扯大的,所以去年春节把他爸接到重庆过了年,也就没再回老家。每年国庆长假会回去看望奶奶,还有就是找我们几个老友叙叙旧。

我之前问过叶灵,你在外面想不想家?

叶灵说,想,可光想又能怎么办,我又没能力把我爸接过来,可也不想回老家工作。小墨,很多事,不能两全。

我知道。

所以,我一直想在离家近的城市找一份工作,既能相对较快照顾到父母,又能不违心困在小镇。可这依旧是一个很难的抉择,因为只要不是住在家里,回家的时间肯定是,少之又少。

以前我总是能在电视上听到一首《常回家看看》的歌,到如今还会哼几句:常回家看看,回家看看,哪怕给妈妈刷刷筷子洗洗碗,老人不图儿女为家做多大贡献,一辈子不容易就图个团团圆圆。

然后那时我在家里哼唱,我妈就笑话我,你要把这歌词记进心里,别以后离家了就忘了。

印象很深的还有电视上的公益广告:一个老人过节做了一大桌的菜,等着儿子女儿几家人团圆,结果大家有事都没来。老人站在空荡荡的老宅,挂断的电话声“嘟嘟嘟”的响着,只能无奈叹气说,忙,忙,都忙…

嗯,我们从小忙到大,总是忙的忘了回家。

小时候,我们忙着出去和小伙伴玩游戏,天黑了才肯回家。

长大后,我们忙着学习,忙着聚会,忙着赶作业,总是喜欢把门挡住父母关心的步伐。

离家后,我们忙着谈恋爱,忙着社交,放假回家又忙着约朋友,忙着看电视,忙着玩电脑,于是父母把洗好的水果放在房间,欲言又止地关上了门。

上班了,我们更忙了,我们似乎也已经找不到时间回家,一年回去两三次也被旁人夸有孝心,父母有福气。

可是,见一次,少一次。

去年有一道“亲情计算题”很火,假如父母再活30年,假如自己平均每年回家3次,每次3天,总共9天,减去应酬、吃饭、睡觉等时间,真正能陪在父母身边的大概只有约45小时,30年总共才1350小时,差不多两个月。

可有些人,甚至一年回去不了9天。

其实,回到阿瑶提出的那个问题,我并不是说,我们不能离家去外面工作,也并不觉得常年陪在父母身边就一定是好事。

因为有时越是亲近的人,呆在一起久了越会矛盾重重,更何况父母和孩子之间隔了一代,很多想法和观念的差异很大。

我想说的是,你可以选择回到父母身边,就像辛羽,自己不会那么孤单,也能照顾父母,如果父母殷实,还能庇佑到你。

但你也会遇到很多的困惑和拘束,你甚至会觉得周遭的环境总是无形中让你不自由。

你也可以选择离家远行,一个人去大城市打拼,去追梦,去见更广阔的天地。

但你也要承受得起随着而来的压力和苦楚,更要时刻记得回家的路。

没有什么选择是万全的,也没有什么选择是不需要割舍的。

我们大多数时候选择的,无非是内心觉得价值相对较高的那个选项,所以需要百般衡量,才会百般苦恼。

这是人在这世上必经的磨难,但所有的选择都是不离其中,那就是忠于自己的内心。

所以,阿瑶,我并不能帮你做出任何一个选择,我只能给我自己做出选择。

但如果你也和我一样选择了后者,那么曾经如此有孝心的你一定也会常回家看看,中秋能够陪父母赏月吃饭,嗑瓜子聊天。那场景,想必就是每个父母心中的天伦之乐。

今天的夜深了,希望你明天记得回家的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