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情故事 > 文学青年的爱情 > 2019-05-24 05:36:35   

文学青年的爱情

  清晨,高健从睡梦中醒来,他习惯性的拉开窗帘,看到住处的周围尽是湿漉一片,他知道这是因为昨夜下了一场大雨。举目看去远处的山峰显得有些纷乱,近处的楼阁被雨水冲洗之后,多了几分清亮。

  高健喜欢一个人生活,可有时候一个人孤单的时候,总希望有个伴侣陪在自己的身旁。先前他曾追求过,但很快就发现她们并非是他所喜欢的那一种。因此,他只能把这份爱意悄悄的隐藏起来。

  有时候他的内心有很多的苦愁,却无法找到一个人来倾诉,时常郁闷的坐在那里冥想。

  渐渐地感觉到理想的东西离自己越来越远!渐渐地发现自己只是一个被现实遗弃的可怜人!幸好是心志还没有毁灭,或者活着只是一个空壳的骨架子。

  平时他除了出游之外,也不知道外界发生了什么事情,只知道从新闻上获悉,美国发生9.11大爆炸,死了很多的人,很快又听到伊拉克的政权被推翻了,萨达姆被抓了。拉登依然还很嚣张的向世界挑战!可这些又关他什么事。他知道自己只不过是世界角落一粒微尘,就算是关注了,能改变这一切事实吗?

  历来人类的血很多都是白流,而这些流血的造成大部分都是与政府机构有关,原本在这个世界上应该是无任何机构的,只是按如今人类的发展,这是不可能的。

  高健他正在那里胡思乱想着,他知道这一些不是他应该所关注的,现在他最要紧的还是关注一下自己现有的生活!

  这时,他听到有人在按门铃,高健站了起来,打开门一看,是陆芸,只见她对着他微笑。初一看象一朵开放在春光明媚阳光下的花朵。

  高健好久没见到她了,她看上去好象改变了很多,原来的那头乌发不见了,代替它的是一头黄发。脸上好象多了几分成熟,现在他终于相信人们常的一句谚语:“士隔三日,当刮目相看。”

  “怎么,你不说话?”陆芸见他愣愣地看着她,开口问道。

  “哦,你近来好吗?”高健问道。

  “你就问这些。”她的眼神闪烁不停地盯着他道。

  他点点头,他心中有很多的话想说,却不知道该从那里说起,其实他也明白,在他们两人之间也没有什么话好话,每次见面的时候,说来说去无非就那么几句。

  她慢慢的来到他的跟前,然后在床上坐了下来,扶住他的肩膀在耳旁喃喃而语道:“最近怎么你连个电话也不打,是不是把我给忘了。”

  高健摇了摇头道:“怎么会呢?只是一时想不起来罢了。”

  “你最近过的还好吧!看你,脸颊又好象消瘦了许多。”陆芸关心的问道。

  “很好,我就是这个样子。”他回答道。

  她看了看他,好象一下子变得陌生起来,她慢慢地站了起来,转了过去,背对着他,望着窗外的天空。好象一双眼神在寻找着什么,只见她好半天才转过身来,问道:“最近她没来找过你吗?”高健明白她的意思,摇摇头道:“没有,她以后也不可能再来了。”

  陆芸的脸上露出了一丝笑容,还在他的脸颊上亲吻了一下。高健一时感觉到有些受庞若惊的感觉。他知道她的心里在想些什么,可是每当他想到自己以后的生活,是否能够真的给她带来幸福,他犹豫了,他知道一个男人养活不了一个女人,那对男人来说是一件可悲的事情,况且他的内心还有理想,只要理想还没有实现,这一些对他来说还过于遥远。

  害了自己一个人也还罢了,总不能让陆芸跟着他一起受苦受罪!

  他看着她那张纯真的脸庞,一时真不知道应该跟她说些什么?

  他也曾告诉她,让她离开自己,可自己的内心又不舍得。他开始有些痛恨起自己来,问自己为何这般的无用,在这个时代,自己的明天又将到那里去寻找呢?内心里渴望着自由,但是现实捆绑住了他。他的内心实在是郁闷之极,想发泄,又找不到可以让自己发泄的东西。

  他只能把这一些郁闷都汇聚在脑海里,真不知道该到那一天象山洪暴发一样喷然而出。看着陆芸的双眼,他突然长叹了一口气。

  “你怎么又叹气了。”陆芸道。

  “没什么,可能是习惯了吧!”高健淡淡地道。

  “高健,你总不能再这样下去吧!你应该为自己打算一下将来。”陆芸道。

  “将来……”高健抬起头来看了看陆芸,然后又转过身去,看着窗外的天空。

  他没有再说什么,他明白陆芸的意思,陆芸也明白他的意思。

  “高健,我知道你为了理想,情愿放弃一切,但是你别忘了理想是不能当饭吃的。你在追求着理想,得到的结果是被社会淘汰。”陆芸道。

  高健朝她摆了摆手,然后道:“你什么也不要说,我明白……”

  陆芸看着他,见他的脸上隐盖着一层淡淡地哀愁,这种哀愁本该是女人所拥有的,为什么在他的脸上也会出现这样的一种哀愁!或许他的内心压抑着很多别人所不知道的事情。

  两人沉默片刻,好半天高健对她道:“你今天找我有什么事情吗?”

  陆芸一听,转过身去,盯住他好半天没有回答!

  “你一定有什么事要跟我说,因为我知道你没有事是不会来找我的。”高健又道。

  “高健,你知道吗?你已经等你五年了。”陆芸极不情愿的说出这一句话来。

  “我知道。”高健回答道。

  “可在这五年来,你又给了我什么?”陆芸道。

  他给了她什么,好象什么也没有。他除了追求理想之外,好象忘记了身边存在的一切。他没有给她爱,也没有时间来陪她,更别说是经济上的保障!

  他凭什么让她这样的在等待着自己,他凭什么,他不够资格让她这样的等她。他不配!高健突然在内心里自责起来。

  “高健,难道你就不能为了我,放弃你自己的理想吗?”陆芸盯着他问道。

  高健摇了摇头,自小的时候,他就开始为理想而努力着,他甚至在心里面暗暗地发誓,这一生只为理想而努力,无论碰到什么样的困难的,心中的理想是不可灭的。

  为了这个理想,他错过了很多的缘份。

  面对陆芸的时候,他的心突然的地颤,他知道可以拒绝别的女人,但是陆芸不同。

  在大学是她在他的身旁一直鼓励着他,是她在他最低落的时候,拯救了他的心灵!自己欠她的实在是太多了。

  “陆芸,我……”高健很难开口说下去,他怕自己说下去会刺伤陆芸的心。

  “高健,难道在你的心里面,理想会高于一切吗?”陆芸道。

  高健无语,他承认她说的不错,他好象这一生是为理想而活着,有时候他也痛恨自己,为何会放不开理想顺从于社会,这样也至于这样的狼狈,这样也可以安安心心去生活,但他的高健,高健好象是要与众不同的。

  高健虽然没有说出来,但陆芸还是能明白他想要说什么,她冲着高健摇了摇头道:“高健,你太令我失望了。”说完的时候,她突然放声哭泣了起来。女人哭泣大多数是因为爱情。

  高健站在一旁看着她哭泣,他也不想因自己而令她生气,而他总是会不明不白地伤害到她的心。他慢慢地走到陆芸的跟前,然后伸出手来替陆芸擦去脸的泪珠,然后轻声道:“陆芸,对不起。我又让你哭了。”

  陆芸这时的双眼通红,她抬头看了看高健道:“你知道我这段时间为什么不来找你吗?”

  高健摇摇头,他知道陆芸不来找他肯定是有原因的,可能她还有可能为上次的那一个女孩而生气。想到这里,高健道:“陆芸,你是不是还在生上次那个女孩的气,其实我跟她并没有什么?”

  陆芸摇了摇头道:“不,那气早就消了,我在生你的气。”

  “生我的气。”高健有些不解地看着陆芸。

  “对,生你的气,你知道我为什么会生你的气吗?”陆芸盯着高健问道。

  高健摇了摇头,他怎么会知道陆芸的内心想法呢?

  “你不该对我不理不睬,好象我在你的心里好象不存在似的。”陆芸道。

  高健望着她,然后道:“不是的,陆芸,你早已进入我的心里面。”

  陆芸道:“可你却从来没有在我的面前表达出来。”

  高健看了看她,然后叹息了一口气道:“现在我什么也没有,我拿什么来给你。”说完的,高健的脸色莫名其妙的出现了一层阴云,这层阴云让人看到了,都会忍不住的流露出一份关怀之情。

  陆芸没有再说什么,她知道再问下去,高健也不会给她有什么意外的答案。

  “高健,我要走了。”陆芸道。

  高健点点头。

  陆芸站了起来,走出门外的时候,回头看了看高健,她的眼神带着一丝依恋和惆怅!高健看出来了,但他知道该走的时候,始终是要走的。

  陆芸离开了,房间又只留下他一个人,清晨随着时间的流逝,一束阳光突然破云层而出,照在玻璃上,反射在高健的房间里。

  高健感觉到一阵的刺眼,他看到天空中的白云可以自在的飘向它该去的地方,而他却一直在现实中迷茫的生活着。

  高健匆忙的为自己准备了一番,他还要把自己昨晚刚完成的稿子投寄出去,现在对他来说,能得一份报酬,就是说他的生活就能维持下去。

                 

  二

                 

  一段时间过去了,高健一直忙为自己的理想而奔波着,他一直希望自己将来真正的做一个作家,这是他从小到大的一个梦想,也是他成长之后一直追求的梦想,为了圆这一个梦想,他放弃了一次次让人怦然心动工作的机会。

  他不知道自己为何会迷上这样的职业,他也知道写字的人很可能会与饥饿交迫联系在一起,可他却毫不犹豫的选择了。在他认为,一个人为了自己的爱好,牺牲一切都在所不惜,人生短暂,一个人的一生能真正追求的又有几件事情呢?

  他知道写作是出于灵魂,为了一个题材,他不惜深入人群中去探索寻找,他的每次出游,其实都是去寻找写作的题材,他知道只有亲身经历的东西才是无比崇高至上。只是有一点他不明白,为何他会在现实中会遭到一次又一次的碰壁呢?

  是现实不允许他写这样崇高至上的东西,还是社会不需要这样的崇高。

  他很想知道答案,可是到如今他还是无法找到一个满意的答案。每当这个时候,他就会想陆芸以前跟他说过的一句话来:“现实与理想崇高总是存在着距离。也因这种距离才会使很多幻有理想的人慢慢地走向灭亡。”

  这天,高健又收到杂志社的退稿信,退稿对他来说是在平常不过的事情了。高健把退稿信拿上手上自言自语道:“又是退稿信。”他并没有打开退稿,只是随手把它扔在退稿信的堆里来。他知道退稿信中无非是这样写着:“你的文章很好,可惜不适合我们杂志社,望另投他社。”这样的话语对他来已经不再有什么感觉,因为他已经麻木了。

上一篇:相见欢

下一篇:一千零一分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