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说,她爱上了那要命的蝎子

我和她见面越来越少了,每次, 她常常是匆匆的来,又是匆匆的去了。

她是我最宝贝的朋友,也是我最心疼的朋友。

我们是上学的时候认识的,我们那时候很多很多的事情是那么的相象。

我们都是来自北方的城市,告别了父母,独立的追寻着自己的梦。

我们都是选择了寄宿家庭作为海外留学的驻足之地。

而且,我们都与寄宿家庭的外国妈妈的外国儿子坠入了情网。

可是,我们还是没能成为好朋友,她就是这样匆匆的出现在我的面前,又是匆匆的离开了。还真象极了有首诗里写的那样:

轻轻的来了,

轻轻的去了,不带走一片云彩。

我还真的见过她的外国的他,人长的白白的,一脸外国人的样子。记得他是怎样的跟在她的身后的样子,话不多,只是淡淡的冲着我们笑,听我们说他怎么也听不懂得外语。他给我的感觉,他是可爱的。而她那时是幸福的,一副恋爱中的小女人的模样,一边的数落着他的不是,又是心里偷偷的笑着。

好像是没多久吧,辗转的听人说他们分手了。我偶尔还是看见她的身影。

有一天,我无聊的一个人去逛街,远远的看见个人走过,我们擦肩而过,又同时回过头去。“是你那。” “是你呀。” 这次,我们都停下来,准备聊几句。从第一次见面到现在,有一年了吧,她看上去还是老样子。

忽然,我决定问一句,我告诉她,如果她不想说,也没有关系。我想知道,她是因为什么和那个我曾认为可爱的他分了手。她的眼睛,忽然变得远远的,也忽然之间迷蒙了起来。我想她一定是深深的爱过吧,所以,才有那么的深深的,远远的眼睛。

她开始了她的故事。她讲的并不是很逻辑,但是我还是听的很认真,也很明白。他们确实爱过,怎样开始的,她并没有讲,我想我是明白的。有时候,相爱是不需要理由的,一个眼神,一个微笑,已经决定了所有的一切。她直接从他们的分手讲起:

我是爱他的。我们有很多美好的回忆。很多的时候,我早晨醒来,他已经把早点摆在了床头。(她的甜蜜的回忆并没有持续的太久,脸上的笑容还没有散开,就已经消逝了) 。他的神经有些问题,他生气的时候,我真的好害怕,好害怕。他竟然会和我动手。有的时候,我的手腕都青了。他的妈妈总是站在她儿子的身边,我总是做很多的家务,还要受她的眼色和数落。每次,她知道他的儿子在发疯,她从来都不管。每次,他发疯之后,就向我道歉。有时,还跪下来,流着泪请我原谅。我不忍心呀。所以,我就是一次又一次的受着伤害,又在他的眼泪里原谅着他的伤害。我好辛苦,好辛苦呀。(这个时候,她的眼睛更遥远了,我的心也跟着她的眼睛一样的遥远。) 终于,有一天,我实在是累了,我想放弃了。他就不停得求我不要离开他。我还是搬出了他的家。他就一次又一次的来找我。所以,我们好了,又分了,好了,又分了。最后,我还是下定了决心。可是,我分得好痛苦。我还是真的爱他的,可是,爱在每一次的伤害里,就会变得少一点。我最后真的绝望了,我想,我的一生不能活在这样的轮回里。他还是来找我,有时候,偷偷的从我的窗户里,爬进我的家,逼我和他和好。我就这样的每天每天面对这样的恐惧。每次,开门的时候,我都会很恐惧。害怕又看到他那样的坐在我的床上,那样的看着我,让我那样的恐惧着,忍不住的颤栗着。后来,他找我的时候越来越少了,也许是因为我的坚持吧。可是,我还是痛苦了很长很长的时间。最近,还碰到了他的一个朋友,说他在到处宣扬我是多么坏的女人。我只是无奈的叹了口气。(我想,她还是有怨气的,她不能忍受,她曾经爱过得人,也许现在还是爱着的人,就这样的到处毁坏着她的名誉。我只能劝她说,嘴长在他的身上,他怎么说,谁也是没办法的,但是,黑的就是黑的,白的就是白的,就算怎么颠倒,有一天还是会清楚的。她点了点头,平静了一点) 。

这就是我和她的第一次的长谈。之后,我们联络过几次。大家也还都在上学,也有各自要忙得事情。但我还是深深的记住了她的故事,记住了她当时的远远的眼睛,和那长长的叹气。

她还是和我匆匆的一叙,又匆匆的离去了。

听说她又搬了,和一个朋友住。我还是不断的听到她的事。

放假的时候,我们有了多点的时间。我们常常一起逛街。我真的很喜欢和她一起逛街。她是个很有品味的女孩子。她说话是满直接的。常常是让我觉得说者无意,而我这个听者有心的感觉。她没什么意思,只是有时候口无遮拦而已。我还是满喜欢她的,她很好懂。

还有一件事,我记得是那么的清楚。她的室友是一个不那么安份的女人。年纪已经不小了,还总是往回带小男生回来。有时候,还要求她不要回家。很多次,她都要去附近的朋友家,有时候,就在大街上逛。有一天,她约我喝茶。谁知,那女孩子也非要跟着去。这一下,喝到了凌晨三点。她反而有心事似的,一句话也没说。我送她们到了家门口。她说留下一下下。然后,就在我的车里和我谈了起来。她也是正直青春年少,看着室友的恋爱一场接着一场,她自己却是什么也没有。也不是没有试过。好的都有另一半了,她又看不上太普通的。这个刚二十岁的小女孩着急了。我忍住笑,像哄孩子一样,和她讲,你还年轻,就这么着急。你就是要找,太成熟的,和你也没共同语言,太年轻的,也看不出未来。找到了,当时合适,没几年,大家变了,到那时,又要受伤害。再说,人家说,感情是要讲缘分的,缘分未到,急也没用。别现在随便找一个,再碰到真正合适的,又去后悔。虽然,她室友一下好几个,人家也都不是认真的。反正,那天说了很多。等我走的时候,都早晨六点了,天都大亮了。我就觉得做了一场梦一样的疲惫。但是,看着她似懂非懂的点头,我还是笑了,她也笑了。室友已经打电话催了N次了,那女人黏她的很。

其实,我也只比她大两岁,却还是喜欢象对孩子一样的对她,喜欢看她好好的。我是真的不喜欢看她眼睛远远的样子。居然,真的会让人心痛。她还是好好的,孩子一样的好。

转眼之间,又是一年多过去了,她又搬了,终究没和她的室友过的下去。然而, 此时的我充满了忏悔,对她的愧疚。她总说不能怪我,可是她怎么懂我的心情那。她是个生长在很美满的幸福家庭里的,她从小见到的都是爱。说真的,我从来没见过象她父母那么恩爱的老夫老妻。都已经那么多年了,每次夫妻小别的时候,简直让人觉得是生离死别。在分别的每一天里,夫妻俩还要靠着MSN和摄像头互诉衷肠。看得也真让人羡慕。她妈妈到国外探亲的时候,也是真不容易,是又想看孩子,又离不开老公的。你还别不信,这世界上还真有这么深情的。所以我想,总想,她也是个多情的人。没被爱过得人,也不会懂得怎么样去爱别人。可是,就是我,在试图给她幸福的时候,带给了她幸福与不幸得爱情。

原因很简单,我介绍了我的干哥给她,然后他们相爱了。我本想介绍个朋友,大家可以一起疯的,我们一起是够疯的,天天玩到凌晨天要亮的时候,他们还又是喝酒,又是划拳的,谁知道怎样就跑到一起了。

刚开始,我是真的很为她高兴得。可是,现在,我只觉得,自己错了,错得厉害。

我刚开始还看他看得不是很清楚,只觉得这个比她大三四岁的男人是个很有未来的男人。可是,玩了几天之后的一天,她忽然打电话给我,说有话一定要和我讲,那时已经是凌晨的三点钟。而且,她很快已经开车到我家的门口了。我是一边吃着麦当劳,一边坐到她的车里的。她一开口,就把我吓了一跳,嘴里的汉堡都差点喷了出来。她说,她很喜欢的我哥,还不是普通的喜欢,是男女之间的喜欢,而且是喜欢的很。我当时真的傻了,愣了好一会儿。我怎么糊里糊涂就成了媒人了。关键问题是,我哥都有女朋友了,还是六年了。这她都是知道的。俩人也就不过喝了几场酒,没见过她这么能喝的,也没见过他这么能陪的,俩人是你一杯我一杯的,还笑呵呵的,她一杯,他就陪一杯。那一晚,我们一共是四个人,进了她家的门,就谁也没出来。一直闹到通宵。那段时间,大家都象是胡闹的孩子们。谁知道,这次闹过头了。她不象是开玩笑的样子,也不象是发烧的样子。我终于回过神来了。“这样呀,你看起来还是满认真的那。” 她眼都没眨的点了点头。我可终于清醒了,恨不得一下子也敲醒她的头。最后,我还是和她说,他的情况,你也是知道,你和他是不可能的。还是不要提了, 免的到时候大家连朋友都做不成。她点了点头,还是似懂非懂的。我也没多说什么。结果,她心事重重的回家了。我叮嘱她小心开车,然后,我也就心事重重的回家了。

过了几天,她给我打电话了,很开心的样子,你知道吗,昨天我和你哥又喝酒了。之后,他说他很喜欢我,问我是不是很喜欢他。我快晕倒了。然后,她还又加了一句,我告诉他了,我也很喜欢他。这下,我彻底的要晕倒了。这是开得什么玩笑呀。我想骂醒她,但还是忍了忍,她听起来是那么的开心,充满希望的。我忽然之间,想起两年前的她,在她和他好好的时候她的幸福。我只是淡淡的说,那我希望你们都好好的吧。先看着,不行也别勉强。她答应得很好。我却更担心了。从这开始,这幸福的不幸就开始了。还是我的错。至今,我还是这么认为的。

每次,见到她的时候,都是匆匆的了。看着她匆匆的样子,我想她应该是幸福的吧。作为朋友的我,也应该为她高兴吧。我想这是她应该得到的。还总是想起那天直到凌晨的聊天,总是很想找机会告诉她,你看,我说对了吧,缘分到了,就是到了。那还真的是缘分,却是孽缘。

已经是很久不见她了。忽然,有一天,打电话给我,说是大家见个面。我还直开玩笑,说是终于记得我了。她的沉默已经让我感觉到了阴沉。是什么变了,真的,当时就是这样的感觉的。我终于见到她了,她的眼睛又是那样的远远的了,而且还多了什么,是那种叫忧郁的东西。她开始和我讲了。

在她的眼里,他简直是那么的完美。她真的是听了我的,她表现的是淡淡的。不敢,那么的直接让他知道,她真的真的是那么的迷恋着他。他也真的是和她好好的,甜甜的。尽管,他有女朋友。她说,她不在乎,她可以,她宁愿就像现在的这个样子,只要在一起,就好了,就幸福了。有的时候,明明知道是他的女朋友打来的电话,她也就只是把头别过去。他有时候直接挂掉,有时候就出去打。她把她的痛苦偷偷的藏起来,等他回来的时候,她又是那样的一副淡淡的表情。她说,很多的时候,他说他对不起她,这样对她是不公平的。她只是淡淡的说,没关系呀,我很好,和你在一起,在一起就好。她说,毕竟是六年呀,大家都不容易。

上一篇:回首的伤

下一篇:情人节语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