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情故事 > 让我牵住你的手! 作者/炎子 > 2019-07-01 18:00:02   

让我牵住你的手! 作者/炎子

在寻找中,我牵住了你的手。

紫丁香的花气袭人地掠着长街,花粉让情欲呛得流泪,夜色也是那么的迷人。那个夜晚,一路上星星点点的花儿,在黑暗中荧荧发着光,你的裙裾就是花的世界中雪白的郁金香么,小鹿一样洒脱的小腿透着夜光下里的狐线,我们在牵着手走,轻捷的脚步会是抚弄乐符一样的唱歌,把甬道的健格敲得缠绵了。

我们从年轮上相约,走过时间刻度上的相约,走到白昼到夜晚的相约。百年之约,我们走到了那天的晚上,一个陌生城市的晚上。

是不是我们走了很久,才有了那天的相遇?年轮的日记本铺设的文字,终于成了一串现实的欢笑。爱人,你鲜藕一样手臂从遥远向我挽过,我向你挽去。我们一路在欢笑,多少次臆想中的潇湘故事,多少次文字中寻觅的文字中的蓝灵儿,多少次,梦中无语凝咽的闺中人,千呼万唤始出来——伴我相偕而走,原来她就是那个书卷气质的你呀,我在牵着你的手。一袭白裙扰得夜色迷离,清清爽爽,让花香增添流动的质感,你是清风中会笑的菡萏么?还是幻觉中绿野仙踪的身影?疑是花影月下眠,惹下多少痴人泪!你就是我的梦中人?就是电话这端的我,电话那端的你?就是在冥茫中倾慕过欢笑过饮泣过热爱过的你吗?在我的在你的眼前的--是你和我么?

让我们把忧伤的感觉尽情丢弃吧!你说:这个青石砌成的台池就是让人跳舞用的。我们牵着手看着那么多人在舞蹈喧闹,世界让他们吵翻了,天都没得安生,我们在偷偷地笑,他们在为我们歌之蹈之呀,那么遥远可心儿的爱意柔情;他们翩跹着我们心里的漪涟,高声俗声的喇叭在伴舞还是为我们的神秘婚礼做礼赞——哦,哈!什么都有了啊。铁栅前,我牵着你的手,那黄金一样流淌的分分秒秒又有多少?我们相牵的手是那么的饥渴,我们轻轻的握着,不忍松动。悄悄的俯视着人世间的欢乐。想想看,我们把手臂伸了多久和多远才有这轻轻的一握!不敢深想的,怕惹得花儿沁出泪来。夜色下,你的眼睛是笑的,我的手是哆嗦的,多少话儿就是用手的感觉在传递着,无言无声.我们在这轻轻一牵中,交流着多少说不清的感觉?爱人,你嗅嗅闻闻,夜色中透着花儿的馨香是你身散发的还是花香由于你的走近而透着醉人芳润?花儿也会醉么?我们伴着湿洇着凉气的石阶在跑么?牵着你的手,不愿松开片刻啊,我们在轻快地走。夏花,昙花,在这里都是长久开放的,今夜花儿为你而开!幸福的,也是迷人的!今夜,你是我的新嫁娘么?哦,我一生的钟爱!

我们的感觉从年轮中滋长起来并走向今天的,一路的雨花,一路的铿锵;我们长成了会漂会飞会扑会吻的蒲公英---长江黄河黄山五岳没有什么能隔断生生不息的寻找——;那里是江南小镇的无名湖畔,还是蘑菇状遮阳伞下的红桌?你一口,我一口,是在互相喂着冰冻的果汁还是奶酪的乳块儿?我不敢品咂,是在吞咽——是想安抚心里如火的炽热呀;那时,我多么想让跳急的心也平静下来好与你安静的凝望。依然,我在牵着你的手。我们的眼睛也会笑的呀,多少话儿是不必用语言来说的,又有多少语言也说不清心里如水的情愫。是不是前世,我们也是如此恩爱的有情人?是不是,后世我们还要这么苦苦地追寻?你一口我一口相吮吻手中冰雪的上世,是不是遭天妒了?才让我们如此艰难一路走过。感谢上苍!是他的悲悯,让我终于等了那么多年,再度牵过了你的手,这足够我感激零渧了。

茵茵绿坪上,我们依隈的情景让草儿也羞得倒了,好想吻你只是不敢呀。只是牵着你的手。我们坐倒时,南国树冠风动着夜曲的浸漫,把一路的风尘洗尽了,那时,不敢拥抱你是怕你羞涩啊。只有你的白裙裾摩挲我的柔柔的感觉,让我醉了。苍穹夜幕,你的英文小夜曲让我们在星光之下久久地痴迷,向天仰视,星光低垂着,星星也在倾听着我们侬软的情话吗?风儿软软的,夜的黑色也柔柔地洇成荑腴的丰泽。你是独为我开的那支郁金香么?我是独为你相守的护花人么么?天地悠悠,此时,我们还有什么憾事么?大地当我们婚床穹廬做我们的新房,这是古老的童话么还是相实的凝眸呢?苍天厚土!神祗花妖!佑我们吧——夜,是一个多么迷人的世界啊!

世界,在夜色中是一个多么令人幻想的世界!

我们是快乐的!

那时,好想好想吻你;好想抚你如水的青丝;好想把你如笋的小腿放到我的身上;好想须臾不离的凝望你闪亮的眼睛——那如水的瞳子——让我扑进去就不再出来——能游到人生的尽头永不回首!好想好想,好想好想。那时,你侬语湘音的吟唱让我醉了,我也想吟唱,可醉了人是吟不成调儿的。你笑了我,说:我听得跟电话里的声音是一样的,那么好听,我想听。。。听一生一世。你为什么不唱?怎么会没有唱呢,我的心里在唱啊,听听,那心跳的感觉?用手听用耳听,都是一首歌。那是你的唇么?会吻会哭会唱会把远方的我一声吟唤引来的唇么?

我唱了,曾在电话里唱的歌,我在重复着,回味着曾经的无奈和无奈中的快乐,爱人,你快乐吗?我们坐到很晚坐到地老天荒坐到春夏秋冬坐到星光散尽熹光东来!我是多么愿意你快乐啊,宁愿让我坐成你身边的菩提树,让你成为树下的一株烟澍迷蒙的花石,让我们在对视中静默,在风雨中牵手吧。

那是回“家”的路还是一世的路呢?那一路,我好想背着你走路,好想好想!那一夜,我们牵着手来来往往,好想长路天涯一样没了尽头!我们凭栏望水那不经意的依隈你可记得?轻微的喘息和明亮的尖叫把鱼儿都唤来了,这里是可以放飞心情的伊甸园么?我们也是游在空气中的鱼儿吗?凡尘的男男女女都来了,他们在唱着跳着,把天也惊得黑透了!可记得,我的爱人,只有你的手一个晚上就握在我的掌心,全世界都忽略着这轻轻的一捏,如笋如酥的感觉让我们的心儿也潮湿了。好想好想就这么粘在一起,让我的血液从这里流过,让我们永生永生牵着走。爱人,你的手凉呀,我的血热啊,好想好想有那血液溶和的永远!好想好想。你是我眼里最美丽的那个情爱的火光!你在照亮着我么?春江花月夜,繁花环簇你我时。今夜,让我们与繁花一起醉去好么?水与火在一起映着好么?牵着你的手到永远好么?——天,也会羞么?星星为什么也会闭上了眼睛?一路的花香满径,履步生芳。爱人,好想好想,陪着你永远地走。

我们从花径中走,从石阶上走,从甬道上走,从人群中穿过;时间在夜色中刻着分分秒秒,我们快乐地品咂这夜色下的自由,数落着爱的往事——那曾震憾灵魂的电闪雷鸣。我们是从大街上掠过一道深情的风景么,是爱意浓浓,深情眷眷的真实故事吗?南方的椰树是我们流动的篷筚么?我们要走的是永远,永远到底有多远?生命是一个爱的里程碑还不够么?我们凝固成这绿色园林中永不凋谢的乔木好么?吻你爱你粘成两个并立的榛木,根在咫尺,树冠牵手。南方没有冬季啊,只有雨季在氤氲还不够么,那湿湿润润的深情的吻!

牵手时,我们没有觉这个亚热带的季风是熏热温湿的,多少人已经放弃了这个古老的情侣相偕的感受。大街上,只有我们一对南北契约的情人在牵手。多少爱,用牵手不能表达和表白?牵手,流泻了多少人世间痴人的深情款款?爱人,让我牵住你的手,用年轮的刻镌走过今生和来世!大街让我们相牵得没有了尽头,大街像我们的爱恋那么绵长么?还有那栉次的幽巷,洞开给我们一扇门的灯光和一条狭狭的夹道。

从石排公园走过,小镇像一个都市那样倨傲着。夜色下的咖啡屋闪烁着暧昧的灯光,我们笑烦嚣世界也会清冷。我们笑这里怎么会有寂寞。我们笑人为什么会有淡漠,世界在夜色中倦了疲了睡了还是梦游着?从大排档中走过,我们忽略着人世间那么多粗糙的挽留,爱情是不能粗砺的吧?从繁花中穿行,人们并不在意一对牵手人的那份来自心底的笑意。我们是两个人的世界,两个人就是一个世界!爱了,就是一种生命中最执著的寻找对吗?爱了,就是两个人罔视喧嚣的平静牵手,对吗?我是你的,永远都是你的!爱情,制造着两个人可以透过深情凝视和目光波澜的轻轻的颤抖而泪光闪动!我们从大街上牵手,看到太多的窗下洞火和路上明灯。那些闪亮着孤傲的冷漠不会久远与我们错肩走过。我们也会拥有那一窗的温暧和爱意的房舍,把爱衍繁得像阳光一样的澄澈!我们来了,这里就是我们牵手的阡陌,天地之间,任我们走。

我们穿行着整个世界。我们从这里牵手走过的世界已经从我们的身边匆匆走失落,世界大么?天地小么,我们游走其间,只要我们牵着走。夜色下,我们时缓时急的脚步把黑暗踏得叮咚作响,夜色,让我们走得零碎了。记得吗?从黑夜到灯光氤氲的寓所,世界一下变小了,我们就是那个空间的主人,我拥揽你入怀时,那只相牵的手都不曾松开过。记得吗?两只手在悄悄的吻握着,轻轻一捏,百年伊始了,睡梦中,我都在牵着你的手。

几乎听到恍的一声响动,天亮了!

上一篇:小说

下一篇:瞬间 .一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