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情故事 > E网情深堕落24小时续集 > 2019-07-08 19:35:02   

E网情深堕落24小时续集

A

不知道从何时上映的电影,竟在观众的一片惊呼声下结束。我曾拼命追忆与“飘”的过往岁月,然而留给我的只有《网络情缘》那首歌……

元旦将近,漂泊了半年之久的我终于返回到我的家乡,可刚下火车时我突然有种陌生的感觉,仿佛我是踏在了别人的土地上。巴彦变化很大,我都怀疑我还能否找到自己的家,当我按动门铃的一刹那,我竟呆住了,这一刻我才发觉,这并不是我要回的家。我不知道为什么我会身不由己地来到这里。正这时从门铃话筒中传出一个妇人的声音:“请问您找谁”?我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句问话弄的一时间竟哑口无言,是啊,我找谁呢?飘早已经出国了,而除了她以外整座楼对我来说都是陌生的,楼内的妇人好象有点不耐烦了:“您到是说话啊!”我定定神:“对不起,阿姨我按错门铃了,打扰你了”“哦,没什么”对方很满意地挂段话筒。我茫然地站在那儿,不知何去何从,一时间那堕落24小时的网上罗曼史再度从我的记忆深处浮现……

B 这一次回家我感到很疲倦,所以我没有通知任何朋友,想好好修养几天。转瞬间就到了圣诞节,我打电话给我那三个狐朋友狗友,准备晚上去迪吧轻松一下,电话挂断没多久,狐朋友申和狗友付便来了,唯独不见孙老大。我有些诧异:“怎么我这个网络花园的首席执行官一走,你们三大色狼就都单飞了吗?”狗友付依旧用那高频律的嗓门发出极其刺耳的电波:“我们敬爱的孙老大从良了!”“从良了,什么意思?拜托老兄说点国语,普通话也成”“切,直说吧!他结婚了,因为一直没有你的电话号码,也就没有联系上你,为此老大还耿耿于怀呢!”听到这,我的心一片零乱,暗自嗟叹人生的多变。才和孙老大分开不到半年,他竟然这么快就找到了他所谓的“皇后”了。我既然问狗友付:“老大侩的是谁?”狗友付神秘西西地回答:“见了你就知道了”我有些不耐烦:“我倒,什么乱糟的,等见了还用问你,你知道老大家在哪住吗?我们去看他”一旁的狐友申把那狐狸眼睛一眯“我看没有那个必要了吧!你也不是不知道老大是喜欢带钱不带嘴的人,都这个时候了,明摆着你不是让他给你接风洗尘吗……”正说话间孙老大和他的爱人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站在门口了,狐朋申立刻停止了言语。不料孙老大还是不肯放过狐朋申:“go on go on继续说,我看看我还有什么优点

”大家一片哄笑。这时我才注意到孙老大的爱人,看似面熟,好象在哪里见过,只是一时间想不起来了。孙老大见狐朋申没有和他打嘴仗的意图便转过身给我引见:“这是我的三八婆 林心茹”说着把手又指向我,对那个正瞪着他的三八婆微笑着说:“这就是我常提起的春风君——人称老牛,搞摄影的那个大作家”我们彼此相视一笑,握了握手。就在握手的同时,我终于想来了这个和明星重名的林心茹来了,她曾经也是我的网友,网名叫“宝宝”真没想到他们会结为伉俪。大家在一起寒暄了一阵别后之情,也就到了晚饭的时候。林心茹向孙老大递了一个眼神,二人便起身告辞。我们再三挽留也没能让他们放弃遛之大吉的渴望。见他们已是决意不在此吃饭了,我便扭头对林心茹说:“紫微格格,如果你们晚上没有大事,我们9点在狂野迪厅恭候你们”(不是我重色轻友,而是男人一结婚,载版权全落到女人手里了,所以我问的她)还没等她回答,孙老大已经在那神经质地摇着脑袋:“只要你肯买单,我们一定到场……”他准备再借机卡点什么,可突然止住了,好象是被什么东西卡在喉咙上了,我们微笑着目视他们从视线中消失。我转头对狐朋申说:“去哪吃?你们消费,我买单,错过今晚就等下辈子才能看见我从腰包掏钱的动作”。狐朋友申看了一眼狗友付,狗友付心领神会声若警钟地说骸拔液蜕昊劬桃楹昧耍裢砟且膊蝗ゾ驮谡獬粤恕蔽液芨幸馔猓骸霸趺聪氤耘菝妫俊薄扒校饷纯犊【筒荒芟翊浠ㄒ谎偕弦慌趟岵耍俊蔽铱嘈Φ剑骸澳忝蔷褪强醋盼蚁衷诘姆羯靡坏悖械愣始伞:昧耍腋忝窍鲁褪橇耍 彼凳祷埃乙豢醇酋巫哦赏仍谀翘鼵D我就一百个不满意,为了不让他们在那养老爷子,我便打电话把我的一个妹妹找来了。这一招果然应验,他们二人立刻也下了厨房,争着干活。目的只是显示他们男子汉的魅力,同时也是为了逃避“懒惰”的嫌疑。忙了一个多小时,这顿丰盛的晚餐终于在我的一手监管下成为了我们共同要消灭的敌人。因为今晚是圣诞节,我们又约了一此朋友共渡节日。今晚的“DJ”异常的火爆,似乎2003年是一个火爆的吉祥年。由于每个人的时间观念不一样,大家都是三三俩俩的陆续告别着。我和狐朋友申、狗友付都是死党,都是舍命陪君子的热血青年,所以始终以一个时间钟为准的,午夜几点了,迪厅的人才略见稀少,灯光、音乐似乎也已疲惫了,我看看倒卧在沙发上的狗友付好象是喝多了很难受的样子,在那闭目养神,一脸痛苦的表情。我来到他的身前拍拍他的肩,做了一个手式,示意玩的怎么样?他摇了摇头,这时他的高宝真的嗓门才见了优势:“没什么,头有点大,你们继续玩吧!我休息一会就OK了”我点点头走到我的小老弟高炎飞身边,扒在他的耳边上说:“大飞哥我们什么时候闪身?”大飞点点头示意现在就可以闪身了,我又拉了一下狐朋申和他身边跳得正来劲的老炮手孙仁磊。刚一出迪吧,便觉得一股刺骨的寒气袭遍全身每个伸缩的毛细血管。我看了一下表,刚好凌晨一点整。这个时候是不能回家找麻烦了,去旅店又不太方便,那只有泡网吧了。大家商议完毕便打车来到了环境比较幽雅的“网络时代”其实我对“网吧”这个概念早已风轻去淡了。它似乎属于另一个世界的产物,我告别网络已经快半年了,自从和飘分手后,我就再也没有和谁聊过天,连L9游戏都不曾诱惑我去接触键盘,也许是我今天喝多了、嗨大了,也许是和这些久别的友人再次重逢而开心过渡了,压抑了半年之久的心此刻终于有了片刻的轻松。也不知道是从哪里来了勇气,我竟然会在OICQ系统筐上输入36271713望着那QQ里的好友名单,我的眼前竟会一阵模糊,这个时间使我想起了我和飘最初相识的日子,那是用蜂蜜浸泡过的日子,所有的一切现在回想起都是甜蜜的。我清点着QQ号内的好友,一共是七十六人,除了自己在线外,就再没有第二个人的头像是彩色的了。我用鼠标点出“个人设定”我将拒绝所有人把我列为好友修改成需要通过身份验证。其实我也是闲着没事想让自己的QQ号自由五分钟,时钟一点一点地流动着,我给别人最后的三十秒已经开始为倒计时阶段二十九、二十八、二十七……不知道会不会有幸运者或倒霉者需要我的验证,十七、十六、十五……我再次点出修改资料,正在提交修改过程中,消息一闪,随着消息这么一闪,服务器也已修改成功。我突然觉得在这最后一秒加我的人一定和我有缘。我不加思索地通过了对方的请求验证,等他显示在我的好友栏中时,我才注意到他是一个男头像,一看资料也是男的。我有此好奇他如果不是加错人了就是变态。由于对方是男的,我也就破例主动和他说话了:“朋友,你是不是加错人了,我也是男的同性排斥”“我又不近视,难道男人之间就没有共同语言了吗?”我觉得刚才的那句话很没有水准便陪笑到:“呵呵~~那到也是啊!夜深之寂其实同性之间也有很多话题的,比如伊拉克问题。这些对女孩子就不感兴趣了”“呵,聪明哟!”我一见这几字突然有种被戏弄的感觉,堕落24小时的网络经验告诉我,必须以另类的思维对待虚拟的网络。一种本能的反映下,使我怀疑对方多半是个人妖“哈哈,男人这一方面就比那些小女孩子强”对方仿佛是愣了一下,然后才回复给我一个问号及三个字:那方面。为了验证对方是否是人妖,我便回复给对方:“当然是三点一线,做爱的事了。要不还能是G点对吧,哥们!”果真不出我所料对方一下炸了:“你直下流,滚”我坐在沙发上点燃一根“老巴夺”一阵冷笑想玩我,你还得泡三年吧,钓十年的凯子。我在键盘上用智能ABC输入着:“要么你们女人怎么就很容易受伤了呢!就是忌讳的话太多了”对方好象被我刚才的话气晕了,一时间忘记了自己的角色:“女人怎么了?总比你们这些好色之徒强得多,下流除了下流还是下流”我见后更觉得意:“哈哈,贼不打自招,何方神圣,报上名来,为何半夜三更女扮男装?难道你变态?呵呵”“我的确是女孩,那又怎样?谁能保证你就不是变态,也许你也是女”“我倒!我要是女的那世上就没有处男了”“好好好,那你告诉我你怎么能证明我不是男孩子的?以免我日后再被人揭穿”“为什么要告诉你?交学费了吗?半夜不睡觉还装男人腔”“那是我的自由,你若不告诉我,我就让你死机”“无所谓,机器是网吧的,死了再换一台”“讲点网络功德好不好!”“是你要让我死机的啊老姐!你怎么不讲理,如果你把头像、性别、马夹换回女的我就告诉你我是怎么识破你的”“嗯!你说吧!我在听”“Good,你改吧,我在更新”她果真把头像、性别换成了女的,网名也改成了“青青”我见目的已经达到便告诉她:“女人最大的弱点就是谈性色变,听不了下流的话,男孩子之间说这种话再正常不过了,仅凭这一点就证明你非同类了,不用三点哈哈……”“是这样啊!那谢谢你了,我也该把名子改回去了,呵呵~~”他妈的,我上当了,她可以把名子改来改去,而我的话却收不回来了。女人心海底针,世人最毒妇人心。我恨恨地说:“你敢戏弄我,我半年多没上网了,一上网就让你给摇了。好,你等着”“等你做什么呢?呵~~请我吃饭吗?谢了,我不喜欢吃甜食,拜拜”。还没等我运行木马程序,她已经下线了。真后悔刚才没有扫描一下她的IP地址,本想用软件破解一下,可又一想这也不怪她,网络就这样的自由性,谁让自己上当呢!大约三支烟的时间系统提示,她隐身登录了,看他我就气,反正闲着也是闲着,索性我就戏弄她一番:“怎么见不得人了吗?为什么要隐身”?“哦,这你也看出来了,真厉害简直不是人”“我倒!你也不至于这么夸奖本少爷吧!你是哪的人呢”?“地球人”“晓得,我想借用你的网名平移一下”“做什么?”“劫财”“我不懂”“简单说就是用你的马夹出去招摇撞骗”“为什么用我的?自己起一个多好?”“我就用你这个”“随便你好了,反正重名的很多,谁会联想到我?”“问题是祥细资料的也和你的一样,还有IP地址”“你不会用我的IP攻击瑞士银行吧!”“聪明”“我又没有得罪你,不至于这么做吧”!“给我一个理由,让我相信你不是坏女孩”“那你等50年不晚吧!”“我倒!你以为你在爬沙啊!那么慢,哈哈~~”“你骂人”“Sorry!一万次的说,就是没有一次是真心想说的,反正也骂完了”“那你就哄哄我呗”“boy boy我爱你,就象老鼠爱大米,不打你不骂你,专用感情折磨你”“呵,好像是小男生的口吻啊!”“我愿为淑女的倒霉而奋斗”“切,是微笑不是倒霉”“都一样,我就纳了闷了,怎么象你脸皮这么薄的人也会是变态狂,竟会上网骗人”“打鱼啊!多多 多多”“你也不怕吃坏了”“自己吃牙痛,你帮我吃啊!”“我倒!我和你?天大的笑话,你知道我是谁吗?”“牛永生”我看了一惊,她怎么会知道,我不由得十分好奇语气也变了。“你怎么知道的?可以告诉我吗?”“交学费了吗?一个问题10元钱”“不和你扯了,不说就算了,既然你知道我是谁,又不想告诉我你是谁,那为了我的安全,我们只有黑名单见了!一分钟的时间如果我还见不到答案”“急什么,我是在网络花园里看见你的简历的,所以才加的你”我恍然大悟一场虚惊,还以为是被哪个网友给下戏弄了呢!“圣诞快乐吧!我累了,我要听会儿音乐了!”“可我没有说过我累啊!”“那你想怎么样”“陪我聊天啊”“给我一个理由”“我网恋”我一看网恋二字立刻心中一震,一时间我不知道如何回得,她继续发来消息:“我想请教你一个问题,你在网络上怎么有这么大的名气”“那是曾经,此情只可成追忆。现在我什么也不是了!我已经退出网络了”“那你现在是?”“我喝多了,才随便打开QQ看一眼,这并不表示我会付出E网,sorry!我真的累了,我帮不了你。我这里还有几个朋友,我把他们的QQ号给你,你和他们聊怎么样?”“NO,不可以,必须是你”“我不认识你,凭什么听你的”“直觉,仅凭直觉你必须这么做,否则你会后悔”我看后不禁又想到了飘,直觉!就是直觉让我有了那堕落24小时的网络经历。此刻,她竟然还让我相信直觉,我有什么直觉,直觉就是我累了。于是我回复她:“我的直觉很下流,想听你就听,不听就over”我本以为这样说她会知难而退,不再与我纠缠。不料她却这样说:“我相信那是错觉,要不你就说几个脏字,呵呵。到时候我会把你牛某人和我的聊天记录发表在你的那个网络花园上的,呵呵”“我倒!你在恐吓我!我这样就怕了你不成”不料她竟把我的话复制重发了回来,并在其改动了一下:“我倒你,你在恐吓我!我这样就不骂你了吗?”我见后气急败坏:“你想做什么?为何诽谤我”“呵呵,上面可有时间和你春风君的名字啊!谁能相信你是清白的”“好,我怕了你,你说我们能聊天什么?”“就聊你的那部《E网情深》吧!我看了两遍,感觉结尾不应该是那样的”“那你说该怎样?”“我哪知道,我是让你自己说”我有些不耐烦:“事实就是那样,还能怎么样”“不,我不那么认为,那个故事尚未有结局”“你的意思是?”“你得死”“去你妈的,饶来饶去你就是在咒我”“又骂我,我说的是实话”“滚吧!”我真不能忍受了,我把她拉入黑名单,可她又在陌生人中出现:“我给你发了一玫炸弹在你的nys918@163.com那个邮箱里,有胆量你打开看吧!呵呵,怕死的家伙”我不回复关掉QQ大脑终于有了片刻安宁,看看时钟已是凌晨4点了,他们几个还在那边玩着游戏和聊天。我才上眼可睡不着,打开邮箱一看有几封未读邮件,我看了一下发送日期很快找到了最上面那个标题为“新新娘礼物QQ炸弹”我忧郁了一下还是打开了,结果不是炸弹而是一段文字:“我知道你是反黑高手,任何炸弹对你都无济于事的!为了想让你看这封邮件,也只有用这个办法激发你了,我早就听朋友说网络上有个高手叫春风君,我就一直想拜会一下可一直没有机会领教你的高招,如果崇拜你没有错,那我会一直给你发邮件的,因为你的QQ我加不进来。拜读你在各大文学网站的作品,我还是感觉那部《E网情深》最棒了,局外中人无法体会到你内心世界的沧然,但我会一直支持你,希望你为它写个续吧!那样的结局对你们是不公平的!看你的《片片枫叶情》时我哭了,原因是感动。看你的《永远的樱花之约》时,我笑了,是激动……而当我看你的《E》时,我不知道怎么对你说。我哭了、笑了,也许明白了,你为什么轻言放弃呢?你为什么不去坚持一下呢?也许到时候就不是这样的结局了!就算是文字上的罗曼司,那又有什么呢!你退出网络难道就能释怀吗?就如你所说小说代替不了现实,你真的错了”

上一篇:青青.痴心.泪珠

下一篇:三个人的爱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