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情故事 > 未知 > 2018-11-01 07:36:09   

未知

  他看上去总是郁郁寡欢,充满心事一样挂在脸上,怎样的欢乐也抹不去这层乌云,或许也是因为习惯了的原因,开不开心的表情在阿泽脸上永远一个样,可谁又曾知道他内心的那份孤独与恐惧。

  想要真正了解一个人,只有走进内心才能看到所面对的所有,孤单、恐惧、不安,表面的快乐,谁又知这些表象的背后有着怎样的埋藏。第一次,总是只能看到他的样子,并谈不上会记得多少,当然更不知会与自己有何交集,只是或许有过猜测。我们大多时候喜欢想象,对喜欢的对象所赋予的各种想象,头脑处于假象状态,嘴角露出微笑。

  在一个环境里的人总有种拒绝的情感,所以他总是一个人吃饭、看书、散步,习惯了一个人的步伐,也就并不期望有人来打扰这一切。对于这样一个孤独而独特的人,总会有个人会注视,大多数人只是一视而过,连影子也会显得苍茫,同样的,她也只是一晃而过,做着各自不相干的事。教室、寝室、图书馆,这些被排号的秩序并不被打乱。在学生时代的一切都是理所当然的,上课、考试、分数,所谓的名词,在人生的道路上虽不再被提起,却也让那个时候留下一个美好而痛苦的经历。我们不满,埋怨,甚至反抗,也无济于事,只是思想做着无谓的斗争,肢体却听从安排。我们也熟知我们太渺小。

  擦肩而过的一次接一次都没给彼此相识的机会,所以我也总相信谁与谁的遇见总是在上帝眼里,即使在对的时间遇见某个人,可或许那却是个错的人,最后也只是走上陌路。我也相信某些人的遇见总是被安排好的,我们无需无奈的等待。有种信仰总是好的,不会感到孤独与空虚。她和别人不一样,去图书馆并不是要突出是有多么爱学习,成绩会有多么的好。她喜欢圣经,图书馆不大,不是想象中的那般美好,仅剩一本快要破掉的圣经,它有点像背英语单词的口袋书,只是并不像记英语单词那样充满使命。

  我们唯一猜测不到的是人生,这一生或长或短,你又怎能知道会遇见谁,又会失去谁,这一路都有担心、不安,或许某一天的坚持不在坚持了,曾经相视一辈子的人不再见面,而我们是否又该感到何等的沮丧,既然猜不透,看不见,又何必苦苦守候那些未知的结果。

上一篇:年少轻狂

下一篇:无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