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情故事 > 因为你在我心里 > 2019-05-24 19:07:46   

因为你在我心里

 1

  周源还记得那天进门的时候张小鱼就坐在窗前的椅子上,背对着他,身上宽大的衬衫显然不是她自己的,落地窗外大片的黑暗成了她的背景,像一幅孤独的写意画。他看不到她的表情,可是知道她已经坐在那里很久了,周源轻声叫道:“小鱼!”生怕惊扰了她,小鱼转过身来看到他,未施脂粉的脸上绽放出孩子一样的笑容,笑脸的背后分明还藏着几分落漠。

  周源实在没弄明白那个女孩子何以对他有那么大的敌意,一进门就用冷冰冰的目光扫视他一眼,然后在他对面不远的地方拣个位置坐下,叫一杯饮料边喝边看表然后再看一眼他,一脸的不耐烦。第一天她叫了杯绿茶,他被看得不舒服,坐了半个小时就离开了,第二天她叫了咖啡,几乎一口没喝专门坐在那里看他,目光虎视眈眈,他只坐了十几分钟就逃走了,晚上他想到半夜也还是摸不着头脑,努力的搜索记忆,也许不经意得罪了什么人也说不定。她其实是个挺漂亮的女子,只是装束奇特了一些,那身衣服实在紧张得可怜,免强把该遮的地方遮住了,眼睛很大,明亮如星,可惜眼皮上涂满了绿色萤光的眼影,嘴唇是暗紫色的,夸张的画了唇线,再加上亚麻色参差不齐的头发,很容易让他联想起美国电影里的吸血鬼,他发誓自己从来不认识这一号人物,同他交往的女人都是淡装素裹谈吐高雅的白领丽人。第三天他带着几分好奇坐在那里硬是没动,她看他的时候他也看他,他微微笑着,心想豁出去了,看她到底想干什么,两个人就这样对峙着,最后女孩狠瞪了他一眼拎起包先走了,背影也是气呼呼的,这更让他百思不得其解。

  这就是他和张小鱼初遇时的情景,有点不伦不类的。事后周源问她为什么一开始那么讨厌他,小鱼笑笑:“因为你占了我的位置呀” ,这更是一句不着边儿的话,他说:“你有没有搞错啊,那可是公共场所”小鱼说:“那是我的位置,我一连半年都坐在那个角落里,所以它是我的。”每到这时他就会举手投降,因为知道争论下去也没有什么结果,她自有一套理论,莫名其妙不合逻辑却又雷打不动。

  相遇的第四天,周源把小鱼带回了家,那天他是特意去那家茶楼等她的,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那样做,鬼使神差一样,过了好久也不见她来,心中隐约的有些失落,他喝完第三杯咖啡又向门口张望了一眼便起身离开了,走出门口才发现踡在墙根底下胃痛得直不起腰来的小鱼,原来在这里,他长出了一口气,走到她跟前:“喂!你怎么啦?”她抬起头看了他一眼,面部表情痛苦而扭曲,再加上夸张的容妆更显得面目狰狞,她嘴还挺硬:“不关你的事儿!”他有些尴尬,向四周看了看,干咳一声,“不行的话……我送你去医院吧?”

  就这样,周源开车把小鱼带去了医院,医生打点滴的时候他注意到她手腕内侧有一道触目惊心的伤疤,那样的伤口足以致命。从医院出来已接近零时,没办法又把她带回了家。

  2

  他永远记得那天早晨醒来时看见小鱼的情景,她站在窗前背对着他,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从房间里出来的,身上还穿着昨天那件曲线毕露的衣服,裸露的腰部形成一条优美的弧线,晨光斜斜的射进来,她的身上被一层光辉笼罩着,他有些看呆了。

  她转过头,脸上的装已经脱落得差不多了,露出明眸皓齿的自然本色,她说:“你的家真漂亮啊,我想租一个房间。”

  周源没想到她会提出这样的要求,半开玩笑的说:“当然可以,不过,我们可是刚刚认识,你就不怕我会对你……”他琢磨着这话该怎么说,最后挤出两字“不利”,小鱼撇撇嘴,像个老江湖似的说:“呵!我才不怕,再说你要是能怎么样的话,昨儿晚就不会睡这儿了。”这倒是实话,不过他可不敢保证自己以后不会做什么,至少他不敢保证自己不去想,他笑笑说:“反正要是出了什么事儿你可不要怪我没提醒你啊。”

  小鱼仰头张望四周,“我付房租。”

  周源说:“你要住就住吧,我不缺那几个钱的房租。”

  这回她很认真的说:“不,一定要付,付了钱这就是我的地盘了,我住着舒服自在。”

  周源被他的话逗乐了,她的地盘,有没有搞错,他的房子成了她的地盘,他说:“随你!不过,我可不允许第三个人搬进来”他是认真的,他想她明白他的意思。

  她伸了个懒腰,往卧室走去,边走边说:“我倒是很想哩,可惜哟……,不过你要是带女人回家可以事先通知我一声,免得她误会。”懒散的姿态仿佛这真是她的家。

  从此,张小鱼搬进了周源的对门的房间,虽然这给他的生活带来诸多不便,可是美女作伴,秀色可餐,对于一个单身男人来说无疑是个美差。从前周源洗完澡的时候可以只围一条浴巾坐在客厅里抽烟,现在除了在自己的房间再也不敢光着上身,倒不是怎么紧张她,只是他觉是这是对女性的一种尊重,每次抽完烟,张小鱼都会把窗子大大的打开,然后取出一大瓶柠檬香味的空气清新剂一阵猛喷,弄得他挺心虚,烟抽得自然少了,不过这一段时间的睡眠好象很好。

  周源还是第一次遇见像张小鱼这样的女孩子,怎么形容她呢,好像只用一句“有个性”是不能概括的,她很敏感,敏感到连时钟秒针走动的声音都会干扰到她,在她住进来的那天,他们家的时钟就永远停在了一个时刻,她说她最怕这样的声音,嘀嗒嘀嗒无休无止的,一听到神经马上衰弱,这让他很不理解,那么小的声音怎么会听得到。她的房间很干净却并不整齐,杂乱无章,但两个人共用的地方她从不侵犯,他客厅里的电话她从来不会去接,任凭它响起来没完也无动于衷。有时候她高兴起来像个孩子,喜欢看动画片,尽兴处哈哈大笑,让他一惊一乍的,安静的时候,她一句话也不说,整个晚上就坐在落地窗前发呆,身上穿着不知是哪个男人的大衬衫,一坐就是几个小时,也不开灯。她像一个谜一样引起了了他的好奇心,那沉默的背后是怎样一个繁华的过去,还有她的伤口,贯穿半个手腕,怕是这一辈子都要跟随着她,是谁留给她的。

  总之他的生活变得生动起来,过去下班的时候常常耽搁很晚才回家,有时在酒吧里留连,现在一想到她,心情会突然好起来,她会在早晨靠着门框吊儿郞当的看他对着镜子打领带,然后撇撇嘴,“我说,你这身衣服挺贵吧,够我一个月工资了,真是浪费!”

  起初他还对她职业有些怀疑,刚来的时候他问她:“你是做什么的?”她反问:“你看我像干什么的。”他有些不好意思的扫了一眼她少得可怜的衣服,没有说话。她常常一连几天不回家,临走时只说一句:“这两天去外地。”回来就没日没夜的睡觉,要不就躲在房间里听音乐。直到有一次,他看到她对着电话里大声吼,火冒三丈的样子,她说:“我跟你说过多少次了我不带华东的团,我一听到苏州的名字就恶心……她生病你就找我啊,全旅行社那么多导游,我事先又不是没说过……什么什么态度,我说不去就不去……”他感到自己心里松了口气,又觉得自己的担心是多余的并且没有道理。

  3

  周源以为他们走进了彼此的生活,后来才发现只是她走进了他的生活,虽然她表现得同他很熟,但那是有距离的,每当他想进一步深入,比如故意谈起一些比较深的话题,生活和爱情之类的,张小鱼就会不怀好意的笑笑说:“对不起,我要上厕所。”而且一去就好半天不出来,让他没办法继续。

  有一次,他买了两张电影票想约她一起出去,她很郑重的告诉他,她从不和别人看电影,他问为什么,她笑笑,不为什么。

  结果他请了公司的一位女同事,在小鱼来之前,两个人的关系有那么一点暧昧,周源不知道是不是所有漂亮的女人都是那样,繁文缛节特别多,连微笑都是职业化,美则美矣却并不生动,长期相处下去索然无味。男人更热衷于直接一点大胆一点的女人,如果不是小鱼的出现,他想他最终的命运也不过找一个这样的女子成个家,过一眼望得到头的生活。

  他不记得电影的名字,只是黑暗中眼前不断闪现小鱼那俏皮的样子。

  回到家里,小鱼靠在客厅里的沙发上睡着了,嘴巴撅着像个大娃娃,她的睫毛很长,时不时的抖动一下。周源从地上捡起一张照片,从她看的书中遗落下来的,照片被剪掉了一半,可是有一只手还留在她的肩头,上面的小鱼幸福的笑着,背景是苏州的寒山寺,他记得她说过一想到苏州就恶心。照片的背面写了一行字,鱼对水说:你看不见我的眼泪,因为我在水里。

  周源把照片悄悄的放回书中,轻轻推了推小鱼:“小鱼,醒醒,回房间去睡吧……”

  小鱼搬进来六个月的时候生了一场大病,半夜里发高烧,去洗手间时在客厅里摔倒,周源连夜开车把她送到医院,他一直抱着她,抱她上车,抱她去候诊室,她的体重是那样的轻,小鱼伏在他胸前像个火团,他开车的时候心急如焚。

  护士打点滴小鱼疼得“哎哟”一声,周源皱了皱眉:“小姐,你能不能轻点!”护士没说话,生气的白了他一眼。

  整个晚上他一直守在她床边,直到她烧退了一颗心才慢慢放回肚子里,她已经睡着了,脸色腊黄, 整个人都憔悴了下去,从他认识她的那天起,她就一直生病,偏偏自己又不懂得照顾自己,饮食作息一点规律也没有,他觉得她像一个婴儿一样被人放在草篮里,顺水飘到他的床边被他拾起,他总想对她好一点,好像这是自己的责任一样,也许这不算爱情,可是他实在不知道爱情到底是什么。

  他把她裸露在外的手臂轻轻掖进被子里,触及到手腕上的伤口时,心猛烈一痛。

  4

  冬天的大部分时间,小鱼都呆在家里,周源知道这是旅游的萧条期,很多时候他下班一进门就看见小鱼坐在窗前发呆,对外界的变化一点也无动于衷,他叫了好几声她才回过头来看他,微笑着却很失落。有一次小鱼突然问他:“周源,你最想去的地方是哪里?”周源说:“最想去的地方?那可多了。”他差一点说:“其实我最想去的地方是你心里。”

  她看着窗外,像自言自语的说:“其实我去过很多好玩的地方,看过很多美丽的风景,那时候就想,如果有个人能在身边陪我一起玩一起看该多好啊!”她苍白的微笑着,虽然目光投向窗外,却没有焦点。

  周源看着有些心疼,他慢慢的俯下身来,温柔的说:“小鱼,你是不是很不开心,如果不开心就说出来,或许我可以帮你。”

  小鱼把目光转向他,有点研究性的,她说:“周源,你对我真好,从没有人对我这么好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