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情故事 > 生死相许之假如有来世…… > 2019-05-24 21:07:53   

生死相许之假如有来世……

中岛次郎再次踏入这片土地时已经年逾古稀,作为中日友好联盟团的成员之一,他脸上的表情是复杂的,激动?愧疚?或是不忍?作为一名军人,他无疑是出色的,他曾是大和民族的骄傲;但对于中国人来说,他是残忍的,在中国人心里,这个屠杀了无数中国生灵的刽子手,确实中国人民心中永远的痛、永远地恨,生生息息,永不停息!中岛心里明白,那曾经范下的滔天罪行将会陪伴着他永不止息的愧疚一起走入坟墓,走向死亡!这次到中国来,他是为了拜念一名女子,是为了告诉她一句他深藏了几十年的话,尽管她与他之间只相处了短短的十二年,但对于他来说却是一生一世那么长久……

曾梦白出生在民国末年,那个动荡不堪的岁月,有着旧式文人气质的爷爷为她取名叫‘念华’,爷爷说作为一个中国国人,要牢牢记住你的祖国,要随时记住你是龙的传人,炎黄子孙的后人。

五岁以前的记忆已经消失的差不多了,唯一的印像是家里那有着重重进进,庭台楼阁的花园,以及和念中一起游戏过的院子。然而这种无忧无虑的童年很快消失在硝烟弥漫的战火之中。梦白至今仍然记得那天夜了,当她被母亲从梦中叫醒,然后她睡眼惺松地任凭母亲为她换上了灰色的褂子。然后一家人躲进了一间窄小的房间,她睁着圆圆的双眼,满是疑问的看向父亲,她不明白为什么她不能待在家里,她想起花园里的那株兰花还没有浇水,她更想念忘记带来的布娃娃,父亲却只是淡淡的告诉她日本人进村了,家园或许就此沦陷了。

天快要亮的时候,他们被一群日本兵包围住了,爷爷和父亲惨死在日本人的刺刀下,母亲不甘受辱也咬舌自尽;九岁的念中拼命保护着她,可是毕竟因为年级太小而被一个日本兵用手中的枪杀死了,她害怕着望着这群杀了她全家的人,忘记了哭泣,一个日本人狞笑着把手里的刺刀指向她时,为首的军官的一声呵斥止住了他的行为。他走向梦白,用手托住她的下鄂,“真是个小美人,你几岁了?”“五岁!”梦白怯怯地说。他叹了一口气,双眼望向天空,无限留恋的喃喃自语,“我有一个女儿,她也是五岁!”随后他看向她时的目光已是一片温柔,“你怕我吗?”梦白点了一下头,“不要怕,从今往后我会保护你!今后你就叫梦白吧!”他伸出了手握住梦白,“小梦白,没有人再会伤害你,从今以后你会有个快乐的童年,我保证!”梦白后来才知道他的名字――中岛次郎,日本天皇亲自受封的将军,日本荣誉武士。

十四岁的梦白坐在桌子另一端悄悄的凝视着对面的中岛,此时他的表情平和安详,看不出任何心事。梦白想起刚来这座房子时每天都会梦见她的父母、爷爷满身是血的样子,她想念他们,也想念那个时常欺负她的念中的样子,常常的她被噩梦惊醒,满心惊悸。每每这时,中岛会来到她的身边,抱住她,然后讲故事给她停,最常讲的是中国的神话故事和历史故事。中岛不止一次地说:“他经常幻想过到中国来,但从未想过会以这样的身份拜访中国来。”梦白想如果没有这场战争,她会遇见他吗?她甩了甩头,想把自己乱七八糟地思想抛到脑后。

“在写信吗?”

“没有,我想起我以前念过的一首唐诗,梦白,你来看看,我有没有写对?”

白日登山望烽火,黄昏饮马傍交河。

行人刁斗风沙暗,公主琵琶幽怨多。

野云万里无城郭,雨雪纷纷连大漠。

胡雁哀鸣夜夜飞,胡儿眼泪双双落。

闻道玉门犹被遮,应将性命逐轻车。

年年战骨埋荒外,空见蒲桃入汉家。

“是李颀的《古从军行》?这首诗太荒凉了,我不喜欢!”

“它描写的像不像我们现在的情景?梦白,这诗让你想起了什么?你的家人或是其它?梦白,你这个年级应该快乐的!”

“快乐,从五岁开始我就不知道快乐是什么了?”

“你还在恨我吗?梦白!”

“不!”梦白摇了摇头,“要恨就恨这场不该有的战争,您是一位军人,而军人的指责就是服从命令,我不怪您。而且没有您的话,我恐怕也活不到现在!”梦白轻笑了一下,的确,她从未恨过他,怪过他,现在就连自己也不清楚她对他究竟是怎样的感情,是爱?感激?或者说两样都有吧!梦白清楚她不能这样放任自己,他是敌人,今天是,以后更是。他们之间是不会有任何结果的,爱上就预示着毁灭。可是真的能忘吗?这段剪不断,理还乱的情感纠葛!

梦白,我军连连战败,我想这场八年之久的战争就要结束了,不久你就可以回到你的族人身边。”

“将军,梦白是不会离开你的!”

“傻丫头,是我们侵略了你们的领土,现在是到了完璧归赵的时候了。你应该高兴才是啊?不过现在你要一刻不离地待在我的身边,我担心我的部下会对你不利,他们把我的失败归结于你,我不会也不能让他们做出伤害你的事情,我说过,我会保护你!”

“将军,你知道吗?虽然我的父母因你而死,虽然我应该恨你,可是现在我想告诉你我的感情,将军,你接受吗?”

“不,梦白,你还小,更何况我不能够害你!而且我也不能接受你。”

“为什么?难道你真的一点也不在乎我吗?只要和你在一起,我心甘情愿地为你去死!”

“梦白,你不会死!你要活下去,你答应我,你会活下去的!”

“将军,梦白答应你!”中岛看着梦白,心中的忐忑不安减少了许多,他相信她会做到的,她会活下去的,一直到很老很老的时候。

梦白终究违背了她的誓言,这天中岛刚出去不久,一群官兵来到她的房间包围住了她,他们说她是鸿雁祸水,没有她,大和民族就不会沦落到今天的下场,他们要他以死谢罪。看着他们愤怒的目光,梦白明白她的生命已经走到了尽头,她唯一的遗憾是没有听到中岛对她说过他在乎她的话,但是现在她再也听不到了…… 她笑了一下,用枪对准了自己,此时她似乎看见她的父母、爷爷以及念中正在天上呼唤着她,他们伸出手欢迎着她的到来。“如果有来世,我和你不离不岂,永远在一起。”梦白喃喃自语到,在她毕上眼睛的那一刹那,她的唇边露出了一朵美丽的笑容,因为她看见匆匆奔进房间的中岛的眼角流下了眼泪,她想她已经知道答案了。

“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中岛轻轻抚过墓碑上已经暗淡的字迹――曾梦白之墓,这是他亲手刻上的,临别前的那晚,他是流着眼泪刻完墓碑的。他不喜欢战争,可是却因为战争他结识了梦白,也因为战争他失去了梦白。那个和他生活了十二年,却给了他一生一世的永恒。他笑了,他希望从今往后但不会再有战争,也不会有任何遗憾遗留人间了,中岛由衷地乞求着上苍,眼角却悄悄滑落了一滴眼泪,然后任凭它干枯在无尽的夜风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