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情故事 > 梅花开了 > 2019-05-25 00:22:35   

梅花开了

“阿花,今年都上大学了。你的终身大事可得考虑点。”阿花的妈妈对着阿花喝着。“还早呢!当我事业有点成就,保证找个好的。”阿花说。“嘿,孩子,这事还是交给我吧。等你,非白头不可。”阿花听完,把门给关了。几天这门在开关门折腾。

阿花在大学中,问着同学,我能嫁出去吗?我妈成天唠叨着我的婚事。“你不是有那个暗恋对象吗?怕什么,何况他又不认识你,反正也不知道会发生什么呢!嫁不了,缠着他。”阿花低下头,眼睛一转,露出甜蜜的微笑。时间过去了,她忘记了妈妈的话,忘记了爱情,带着亲情回家。一回家,见到父母灿烂的笑容,见到姐姐美丽的面孔。但她也看见了恐怖的另一面孔:他每次到她家,家里的气氛都异常坏,而现在却如此和谐,阿花更觉恐怖。“侄女,你回来了。”那人嘻哈哈地笑,惨白的头发似乎增添了几分亮色。“爸,你今天请客,怎么这么多好菜呀。”阿花没理会他,就转身向饭厅走去。“是啊,家里来贵客了。”“对呀!”“是啊!”父母与那人彼此互看了一眼。那人随后走进了花园,阿花以为他要离去,那人转身却说“阿花,给你介绍个朋友。”阿花看那人旁边的那个人:1.75的个头,一双明亮的眼睛,红润的嘴唇,低着头,脸上泛着红光。阿花问:“这是谁啊!”“你未婚夫”转身看了一眼阿花:“你爸妈没告诉你。”见阿花一脸茫然那人又说:“你爸妈肯定乐坏了,都忘了告诉你。”

“未婚夫。”阿花对着父母喊:“爸爸,妈妈,这是怎么回事,什么年代了,难道你们还……。”还没等阿花说完,她妈妈笑着说:“什么跟什么吗?今天你们就订婚,酒席都订好了。”阿花看了一眼天花板,坐在沙发上。阿花爸爸说:“你看他哪一点配不上你,你说,你找得到这么好的吗?”阿花姐姐说:“那道也是。”她摸了摸自己的脸,“我还差不多可以找到一个好的。”“哎哟,我受不了。”阿花大喊。她又转身看了一眼男孩,他也看着她,却少了羞涩,抬头,眼神中似乎有一种肯求的感觉,她再看了看他的样子。“是还不错。”阿花心里想,等等她又想:“我也不至于那么烂,怎么可以随便找个人嫁。”心中就有些不满了,对着电视发呆。阿花爸:“今晚订婚,那你妈帮你买了套晚礼服,快穿去。”阿花一句话没啃,跟着妈了房间,妈从衣柜中拿出一件紫色礼服,上面有着玻璃珠绣花,很漂亮却很伤悲。拿着那衣服,她流泪了,她不想这样过,她想了那个暗恋情人,想了那个给她写情书的男孩,想起了国外;想起了她策划的未来。她哭了,哭了如针落地,哭了,哭自己的魅力不够。阿花妈离开时说:“既然你找到这么好的托付,我应该小才是,但一个月后,你就是别人家的人了。”阿花妈拭去泪,强颜笑着:“哈……,女儿乖啊!现在什么年代,不流行这个了。”

门关了,手机响了。短信:你现在干吗呢!

订婚,再过一个月就结婚。虽然.新郎很帅,但我与他却不相识。你来救救我吧!

天啊!今天不是愚人节吧!祝你happy!拜拜!林卓。

阿花看了看窗外,天很黑,她换起了衣服,坐在床上,想了想男孩的模样,自信地说:“我不属于他,他不属于我,我得尽快离开。”门开了,阿花妈妈说:“阿花,还不快点,你准备好了吗。快,客人都在等你呢!对,把你那些朋友叫去,越多越好!”

“祁淋,我今天订婚,你来我家吧!”“哈……!你爸妈不会真准备把你这样嫁出去吧

新郎肯定不错。”“是不错,可我一点也不喜欢他。”“要我帮忙吗?”“是啊 ,我准备逃。”“好啊,好久没这样玩。”“你工作不要紧吧!”“出去闯闯了。那些人,我来通告,让她们集资。”

一家酒店站着一个紫色的衣服—女,一个黑色的西服—男。“喂,阿花,怎么找了那么帅的。看不出啊!”“是呀!”这十几个人对着阿花说着,她跟着她们进去了。“阿花,你把他这样晾着。”她往外看一眼,那男的从容地站在那里。她看呆了,有回过神来。“如果不是你们来了,我还真不知道要呆在这里多久。”她继续她计划的计划,直到客人们出现。收拾着红包,放进口袋,向他走去。他笑了,迷人的笑了,“你怎么就回来了。”“不行吗,我懂礼貌。”“你,我娶定了。”阿花对着他扮着鬼脸。“哟……你什么时候这么淑女,既然穿了晚礼服。”“你有不是不知道,笑我啊。”阿花说着。祁淋 又说“新郎,你的阿花借给我用一下,阿花走吧!”在一间房间中,这俩人坐了下来,“我准备好了,你呢。”“红包是没问题。哈……,好过隐拉。”

“好,明天你短信来了,就出发啊。”“good”“不过,我还得问你一句,那个男的真的很帅哟!”“这么帅要我干吗?肯定有神经。”“那道是。”

在车上,“爸爸,这是谁租的车,这么漂亮,还是加长的。”“这不,后面你老公家的。”

“真的神经。”阿花失声的说了一句。“啊,你刚才说什么。”“没什么。”

进门,4个人坐在客厅里,阿花爸爸:“既然你出嫁了,还得给嫁装,”他递上一张银行卡。“这张卡是我们存给你的,现在总算 嫁了,放心了,给你。”“你们认为我喜欢他吗?”“反正他很喜欢你,你会很幸福。”阿花姐说:“阿花,好福气,天上难得掉饼干,你可别扔了。”嘴角中挤出一丝微笑,“你看看我,左右耳,上下身,名牌,高级,可不都是男友给的,你幸福,哈哈……。”“姐,你不喜欢馅饼,喜欢饼干啊!那你为什么不结婚。”原本站起来的她恢复了沉默坐在沙发上。

第二天,阿花给祁淋发了条短信,就背着她一直喜欢的小包包上路。双脚很听使唤地走过了客厅,“爸爸,妈妈,我出去买东西,等一下就回来啊。”“不吃早餐。”“都快结婚的人了,怎么还这样。”“啪”一声是阿花留下的。“呼!还好什么都没有问。”阿花看蓝天的白云是如此柔软。但前方的一个人的出现,阿花有些慌张了。“啊,是你。”“未婚妻,你去哪。”阿花听的有些别扭,不过明白此地不宜久留,鼓了鼓勇气:“老公,我去买嫁装。”那男的脸色突然一沉:“如果你愿意,可以不用回来了。”“真的,好啊!”阿花笑对着他,以眼神看着他,“如果我们俩相遇是一种错误的话,我们俩相识是一种惩罚,那么我们的结合只会有悲剧。但我们俩相遇会幸福吗?我不知道,相信你也不知道,要不他也不会盲目的结婚。是一个人伤了你的心,还是一时的兴奋。对,我与你相遇,还让他们自然的承受。“阿花的头一直朝着前方一动不动,只有天上的云在飘。

祁淋在火车站遇见了,“阿花,我们准备往哪走。”阿花从口袋中拿出了中国地图。“我要去湖南,去找一个真实的男生。”祁淋看着阿花,用奇怪的口气问道;“难道是……,难道是……。”“没什么了,就是彼此在一起(停顿)玩过。”“哦,那你确定他没回家。”“对,那天我在qq上,告诉他这次暑假去找他玩。”“那你家那边呢!”“我给他们写了信,三句话‘我知道我不是个优秀的女孩,但我却从不安于现实,如果现实是不好的话,我会积极对待,如果现实是好的话,我会寻找新的开始。我不懂爱情,可能是我从没有勇气去爱,我想是时候了。其实,自由对我才是最重要的,谢谢你们给我的动力。’就是这了。”“阿花,不要太伤心,前途是光明,道路是要走的。”“我是不会伤心,只是不明白我爸妈什么时候成了这个样。我家也不穷哦。”“是啊,想当年花氏铁铺可是全国闻名的,虽然我也没听过,虽然你家都是劳动人民,可是怎么成这样啊!难道是……,难道是……,你喜欢别人,你父母帮你找来了。”“没有了。我出门遇见他。他知道我走后,他好像很伤心,肯定是受了什么刺激,要不怎么会对我感兴趣,就如陈小春的那首歌说的那样,我没那种命啊!”‘有短信了。’娃娃叫的声音从阿花手机中发出。“好可爱的声音,短信的注名是谁啊!”“他了,他说他等我,回心转意。”“这样耍人,我给他发吧!告诉我号码。”“135******98,好,你与他聊,我去买火车票。”

 火车上,空荡荡的,黑色留在下面。“阿花,那家伙叫我告诉你,他会照顾你父母的,别担心。等等,还有一首别样的诗:

如果遇见你是错误,

那我不会犹豫;

如果相识是惩罚,

那我甘心承受;

如果与你结合是悲剧,

那我期待拥有。

但我们相遇是错误吗?

我不承认,

我爱你是不变的。’

写的不错,我很感动哦,你呢!”阿花看着窗外,久久的盯着黑暗。“长沙欢迎你,长沙火车站到了。”广播中放出了扬声。“给阎好发了短信没。”“他说‘天亮了,起床了,我来了。’应该就在火车站吧!”

 “喂,阿花,你总算跑来了。”“阎好见到你了,好开心。”阿花拥了过去,抱住了阎好。阎好看着阿花急忙开脱了,“阿花,你没事吧!哈哈……,你怎么变得这么热情了。不怕我吃豆腐。”“哦。我订婚了,来看看你。”“啊。你总算有人要了。”“你怎么样了?”当0这俩聊的乐呼,阎好的同伴与祁淋搭腔。祁淋见此人,身高不满1米7,体重将近200斤,只好懒懒地回了他几句。说着,祁淋一行人已打的到了长沙大酒店。侍者指引着一行人进门,“什么时候变得如此阔气了。”“别忘了,我家一直不错。”“你们把东西放进房间吧!” 侍者听完,把祁淋手中的大包拿了下来,乘坐电梯,上了楼。“好,去我们学校玩。”

“哦,这就是你的学校。不错哟!出了好多精英呢!”“还好了。不过,没有像你这么精神的女生哟!”“想想啊!那时,我坐在你的前面,整天与你吵架,却一直觉得你好可爱哦!”“真的吗?”阎好夸张的笑了,身子停止了走动,直往后退。“祁淋,你觉得他怎么样。”阿花瞅了祁淋一眼。“他真的好不。”“什么真的,假的,‘我不懂……(用着依林《海盗》)。’”“哇,他还不错,选他吧!”“什么啊!”他身体抖了一抖,脸上挂着微笑:“还开心辞典啊!”

在长沙的长空下,两个阴影在长沙大酒店中谈论着她们的问题。“阿花,他虽身高等方面有一点不足,但他和你很配哟!”“其实,我也这样觉得,平时我也疯疯的。”“阎好,一切还好,明天早上来见我,我想你了。”

“阎好,今天我带你们俩去玩。”“大嫂,你可没来几天的。”同伴说。“大嫂,哈哈……。” 阎好笑的如此夸张,前仰后翻的,后来用手拍拍胸前,似乎是顺下一口气,“好了,笑够了,我们走吧!”来到公园,阿花握了握祁淋的手。祁淋对旁边的同志说;“听说长沙这公园有猴子,你带我去看看。”一把捉住他的手往前走去。男伴打量了祁淋,脸上的笑花般盛放,身体不由的偏离了方向,走了。阎好和阿花在前面走,“你知道我为什么会来找你吗?”“喜欢我了,哈……。”“你都知道的。”“看来我还是有魅力的。”“我不喜欢我的未婚夫,因此,想知道你能否代替。”阎好 一脸默然,不一会儿笑道:“我也有人喜欢。”他又转过身,“你,哈……,我不喜欢。”阿花与他一前一后的走着,有猴子叫,有鸟儿飞,有海豚游,却少了阿花的笑声。而阎好一直都有说有笑,看了阿花,拉着阿花,说了声“再见”离开了。

上一篇:淡淡的Jack

下一篇:恋爱错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