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情故事 > 大树下的楚楚动人 > 2019-05-25 04:37:52   

大树下的楚楚动人

午后的校园是寂静的,连躲在枝叶下的麻雀也悄然无声。

这个时候我喜欢做的事情就是藏在校园的角落里,手里捧着一本言情小说,兴致浓浓地啃着一根冰棒。生活应该是惬意的,在繁忙的生活中抽出时间享受悠闲,这才是现代人所应有的生活。

我是一个习惯熟识感觉的女生,所以我每次选择逃避的地方都是同一个,主教学楼后的存车处旁的一棵大树下。除了无休止的蝉声,那里再也听不到其他的声音了。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大树的后面又出现个一个身影。我喜欢一个人的世界,多出的部分会让我感觉到约束。但他也很知趣地只是坐在一边,只是坐着,什么也不干。

他就像一个谜似的存在于与我一树之隔的地方。偶尔我会听到来自对面的无力的叹气声,在我的头脑中的第一个反应是又一个被爱情抛弃的可怜男子。在我所读的小说中有很多是讲述这样的故事的,脑海里不知不觉已经为他编织着潸潸落泪的悲惨爱情故事。

虽然不能看见他的脸,但从他瘦弱的脊背可以判断出他属于那种典型的手无缚鸡之力的文弱书生。略长的头发中还夹杂着几根明显的白发,一个愁字写满他的全身。他穿着的是一件粉色的衬衫,根据我分析他是一个过于心思细腻,有些娘娘腔的男生,估计这就是他被甩的直接原因吧。

很快我的判断被认证了,至少是心思细腻这一条。他以极快地速度发现了偷窥他的我。“你好,我打扰到你看书了吗?”一种温柔的气息从树的另一端传来。听到他的声音,连我手中的小说也心颤得跌倒在地上。从来没有发现一个男子的嗓音可以用销魂来形容,并且还带着三十万负的高压电。

终于清楚了被电到的感觉是什么样子,全身无力地瘫在地上,眼前是一片朦胧,甚至产生了海市蜃楼的幻象,一张俊俏而精致的脸展现在我的面前。我伸手要去打散面前的一切,结果竟然摸到温暖的肌肤。

“你没事吧?”他用关切地目光望着我。我目不转睛地盯着他的脸。他的脸属于女像那一种,但这一种男生绝对可以用漂亮来形容。就像我的偶像哥哥那样,有着一副无可挑剔的面孔,可以摄人魂魄。

“我…我…”,一向口齿伶俐的我竟然不知道如何回答一个简单的问题。

“你的书掉地上了。”他轻轻地弯下腰,将幸福的小说捧在手心,然后小心翼翼地归还在我的腿上。一切动作都是那么飘然,谁说只有美女才是下凡的仙女,帅哥又何尝不是呢?

他走了。在烈日地照耀下,一个人默默地什么也没有留下,也没有回头让我再看他一眼。为什么迷人的男子就真得如同一个谜似的让人难以亲近。

第二天,我还是举着一本书坐在树阴下。同一个时间,同一个地方,但同一个人却始终没有出现。他只是偶然间坐在那里休息,或者只是在那等他思念已久的女朋友。

在我人生将近二十年的光阴中,从来没有体会到心动的感觉,他是第一个,我不愿就此放弃。我也从来不是一个轻易妥协的人。就算他有女朋友,我也可以用自己的真心打动他。漫长而艰巨的搜索任务轰轰烈烈地开始了。

每天课间我都会利用休息的时间在楼道里来回地搜罗,希望可以再一次见到那张脸。放学的时候,我会蹬上运动鞋,以跑步的名义在全校寻找他。

一天又一天,他的面容已经开始在我的脑海里模糊了。我害怕彻底地忘记他,更发疯似的每天泡在校园里。最后地最后,我不得不放弃了。因为我相信,如果两个人有缘,就算相隔两个大洋也会相遇;两个人无缘,虽然只是一树之隔,也永生不会相见。同学们说我太悲观了,但当你努力过后却依然没有结果时,你就不得不感叹命运的神奇了。

经过一个暑假的散心,留在心中的那分失望终于减轻了。回到校园的那一刻,我曾异想天开地期待,可以与他在小小的学校里擦肩而过。但连我自己都不相信会有那么一天。

由于要迎接新生的到来,我们这些大二的学长学姐们自然要承担这分要职了。回想自己当时来报名的场景仿佛还在昨天似的,不得不感慨岁月催人老呀!

今年的扩招使新生是往年最多的一届,我们每个人都忙得焦头烂额,被一大群的家长和新生包围着。突然有人轻轻地拍了一下我的肩膀,这种感觉似曾相识。我猛地回过头,那一刻,自己仿佛又回到了只有我们两个人的树阴下。唯一不同的是他的头发变短了,又多添了一份男子的英气。

“学姐,你还认识我吗?”这一次他的声音少了一份忧愁,反倒增加了些许轻松与欢畅。“我当然记得你了。”我的声音颤抖着从口中发出。“我不打扰你了,晚上我请你吃饭好吗?”“当然好了。”如果不是自己被紧紧地包围住,我恨不得抓起他的手一同跑出去。

时间如同装满碎石的漏斗,细沙艰难地滴下来。不知道自己这样站了几个春秋,终于送走了最后一位。我拖着早已麻木的双腿,一步步跺出校园。

透过饭馆的立地玻璃,我清楚地看见他静静地坐在靠近门口的那张桌子旁,一只手支撑着他美丽的脸,如同男版的蒙娜丽纱,透着一股神秘的美丽。

我歉意地坐在他的对面,“对不起,你一定等了很久吧?”“没关系,我知道报到的学生很多。”他永远是那么善解人意的。“不过,我可是要生你的气啦。”我故意翘起嘴角。“我哪里做得不好吗?”他表现得很紧张。看见他的样子,我强忍住内心中的坏笑,“我以为你是我的校友,害得我白辛苦地找个你一个学期。”“你找我做什么呀?”他茫然地看着我。我心想:糟糕,把自己的心事说漏嘴了。

我们聊了很久,直到熄灯时间快到了才匆匆得结束了谈话。

他叫陈右铭,是我的学弟。一提到“学弟”两个字,心里就产生了一种莫名其妙的揪心。室友说,我太老土了,现在最流行“姐弟恋”。可是心中的那分不舒服随着我们的相处依然没有消失。我想自己一定是古代言情小说看多了,身中剧毒。

他说那次我们的偶遇是由于高考临近,他想呼吸一下大学里的校园气氛,刺激自己的奋斗精神。我喜欢有上进心的男生,可我还是无法接受与自己年龄小的人交往。这个心结始终捆扰着我。

“十一”长假,我没有回家,他也没有回家。我问他,新生这个时候都会回家的,为什么他没有。他只是吞吞吐吐地蹦出两个字,陪我。好甜蜜的两个字呀,我每天抱着这两个字幸福地度过了短暂的假期。

开学前的最后一天,我们一同去照了贴纸照。老板娘热情地拽着我们的手,为我们介绍最近新来的专门适合情侣照的新背景。我的脸上堆满了尴尬与开心的复杂表情。我偷偷地瞄了他一眼,依然是诱人的微笑。

走在回校的路上,我问他,“你会把它贴在哪里?”他想了想,最后摇摇头。我以为他还没有想好地方,就自告奋勇,“我来帮你贴。”“我哪里也不会贴。我不舍得贴,贴了也就没有了。”我看着他真诚的眼睛,“真笨,还可以再照嘛。”“学姐,你愿意以后每次都陪我一起去照情侣贴纸照吗?”我没有回答,因为他对我的称呼已经做了回答,我是他的学姐。

开学了,期中考试又近了。这段时间我们很少见面,偶尔也是在校园里擦肩而过。真的后悔当初为什么会有这个期待。成真后的苦果我终于品尝到了。

一日,室友兴冲冲地抓着我的手冲向篮球场,我的心中隐隐有一丝不安的感觉。果然如我所预料的那样,右铭正在和一个女生眉开眼笑地打着二人篮球。“我认识那个女孩,她是英语系的,跟咱们同一个年级。”室友在一旁给我介绍着那个女孩的资料,可我一句也没有听到耳朵里,眼睛里全是右铭脸上快乐的笑容。他和我在一起时,从来没有如此发自内心的笑过。

“右铭”,我控制不住自己喊他的名字。右铭却惊慌失措地望着,眼神里充满了慌张。我强迫自己微笑,“没想到,你篮球打得这么好呀!”他看了一眼旁边的女孩,“她是我学姐。”“我知道,我不也是你的学姐嘛。我还有事先走了,你们继续打吧。”

在我转身的那一刻,泪水夺眶而出。

考试结束了,成绩非常不好。我只想找一个没人的地方痛痛快快地哭一场。拿着五包纸巾,我一个人坐在主教学楼的存车处旁的大树下,肆无忌惮地任凭泪水汩汩得往下流。“你好,我打扰到你哭了吗?”这声音实在太熟悉了,“你走开,我不想看见你。”

“可我迫不及待地想见你。”他已经无声无息地走到了我的面前。我哭得很难看,虽然没有镜子,但我知道一定很难看。我把脸深深地埋在怀里。

“你知道吗?咱们学校的女篮刚刚战胜了全市最强的队伍。”他的声音里充满了狂喜。“那你还不去跟你的学姐庆祝一下。”我自认为自己做得很大度。

“她不仅是我的学姐,更是我的对练伙伴,你不要误会了。”他将一只手放在我的腿上。我知道,他是从来不会说谎的,尤其在我的面前。这下我更不敢抬起自己的头了。

“我有一句话一直想对你说。”他的另一只手抓住了我的肩。“我知道是什么,可我不想听。”我用力推开了他。

“为什么?为什么?”他问得很急,我的心也很急。我顾不得自己的形象抬起头,“因为你是我的学弟,我接受不了姐弟恋。”

他被我的回答震住了,也许是被我难堪的样子吓到了。“我有一件挺丢脸的事情没有告诉你,我曾经复读了两年才考上大学,你不会瞧不起我吧。”

这次我被他的话彻彻底底地震惊了,我更加用力地打了他一拳,“你怎么不早说,害得我白白烦恼了这么久。”

他傻傻地笑了,傻傻地盯着我的脸。我马上用手挡住,“一定很难看吧。”

“我今天终于明白什么叫做楚楚动人了。”

上一篇:宁静致远

下一篇:最贴心的礼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