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的结果是因为昨天的原因

那一刻,沉默已经变成了一种语言,凝固着我们四周的空气。桌上,全都是我喜欢吃的菜。

杰就坐在我对面,整个晚上他都极少地吃东西,只是静静的看着我,偶尔给我夹菜。而我则认真的吃着饭菜。眼光尽量不与他那清澈的星星般的眼光对视。

没想到我们会在中山坦洲相遇,当他叫我的名字的时候,我先是一惊,然后就是觉得不可思议。

在这家叫“回家”的湘菜馆里,确实有一点回家的感觉。我没想的是,离别一年多,我们竟找不到当年的话题来填补当时的空白。一时间,只有沉默可怕的沉默!

良久,杰他掏出一支烟,轻轻点上深深的吸了一口,在努力的吐了个烟圈。

我的目光随着烟圈,看着它象水波的涟琦般渐随渐远,最终消失得无影无终。

“你现在在坦洲工作?”杰轻轻的问,声音很温柔。

“不”我遥遥头,“公司在珠海设了一个办事处,我暂时过来帮忙处理一些事,今天来坦洲是来看望一个在这里工作的同学,正准备回去呢,没想到遇上了你。”

“是没想到”杰又深吸了一口烟。“我也没想到这次出差会遇上你。我一直都以为你还在深圳呢?”

我没有作声,又开始低头吃饭菜。

“一年多了,你怎么不给我打电话?”

听到这话,我猛一抬头,看着那张那么熟悉的脸。淡淡的说:“你认为还有这个必要吗?”

“哎”杰长叹一口气将手指的烟头在烟灰缸里按熄,有抽出了一支,准备点上。

“别抽那么多烟”我望着他,“那样不好.”

他先是一愣,随既笑了笑将烟放回烟盒。拿起了筷子又给我夹了一快菜:“多吃点,你看你这么瘦,真怀疑你们老板是不是虐待你,不给你饭吃。”

我笑了笑“瘦不好吗?起码不用减肥呀”

他笑着摇了摇头“什么时候再回武汉?”

“没想过”我说“也许十年也许一年吧,没一定的”

“哦”他还是摸出了一支烟点起“好怀念以前啊,那时……”

“算了”我打断了他们的话题“以前的事过去了就过去了,不要在提了。”

杰听了,用一种自责的眼神看着我喃喃的说:“我知道你还在声我的气,以前是我对不起你,但是……”

“别说了”

我又一次打断了他的话,但这次的声音很大,因为我是吼出来的。惹得旁边的人的目光“唰”一下全扫了过来。

他低下头,猛抽着烟,我则心不在焉的吃着他夹给我的菜。我们有陷入了刚开始那种尴尬的境地。

桌上,火锅“扑扑”地冒着热气,徐徐上升,又渐渐消失,像极了当时的气氛那么的无聊。边上的盘子里还有整盘放着许多吃不完的,已经微凉的菜。

一直到这顿饭结束,他都没有再说一句话,只是偶尔换上个姿势,为我夹菜。

结帐时,我不经意间的看见他的左手的无名指上还戴着一枚钢戒。

那枚钢戒是我在武汉时在汉城街玩时买来的10元钱。现在,这种戒指已经绝迹了。人们都戴着金戒银戒,谁还会戴这种便宜的东西,可他还戴着。

在他送我回去的路上,我突然问:“还戴着它,怎么不丢掉?”

“什么?”刚开始杰还不明白我说的话,但看我盯着他的左手,他马上反应了过来心爱的抚摸着,没说话。

“摘下来给我看看.”我说。

他摘了下来,小心翼翼地递给了我。

戒指还是那枚戒指,只是已经被他手指磨得很光亮了。

我作势的扬起手来问:“不要戴了,我扔了它好不好?”

我想只要他一点头,我就把戒指扔进旁边的垃圾桶,就像抛掉许多陈年往事一样 。但他却紧张的枪了回去,喃喃地说:“你不在乎,我还在乎呢!”

我的心先是一阵痛,当年如果不是他背叛了我,也许我们会是很幸福的一对。

“东东”他乞求的眼光望着我“我们还可以……”

没等他说完,我就摇摇头“不可能杰有些东西,当时不珍惜失去了就不会在回来了,在何况我现在已经有了朋友了。”

“哦”

他很失望地低了下头,又才恍然的去摸烟盒。

这次,我没有像以前那样阻止他,我知道,烟在这个时候是最好的镇定剂会让他忘掉许多烦恼!